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天光》


总有千万人投身黑暗的烈火
屹立背后是山海家国
和长眠在墓下无姓名的某某
                                             ——《无碑人》

我刚到那座小城的时候是人间四月,南国芳菲已尽,十里春风未歇。

遇到他的那天,我倚在湖边的栏杆上寻找灵感,顺便思考人生,然后年久失修的栏杆断了,我这个旱鸭子没被淹死多亏了他将我救上岸。

那个时候漫天红霞,我在他眼中看见春日暖阳。

确认我没事后他便匆匆离开,我连他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我披着他的外套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没拉住从眼前划过的衬衫衣角。

不久后的某日,我从蛋糕店里出来,在转角处被一个突然从旁边跑过去的男人撞了一下,那个一脸狰狞的男人停在不远处的墙角,手里拿着水果刀,却像疯了一样刺向自己,一刀又一刀。

看到那人的样子,我手里的蛋糕掉在地上,那人听到声音,凶狠的眼神看了过来,举起带血的刀就要冲过来。

我被人一把拉开,眼睛被有些冰凉的手指捂住,身后传来的声音有些熟悉,莫名让人心安。
“别怕。”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我抬头看着天空叹了口气,阳光很好,可总有人宁愿活在阴暗的角落里。
“瘾君子真可怕。”

他穿着警服站在旁边,应了一声。
我转过身看他。
“原来你是警察啊,你救了我两次,我们还真有缘。”

他笑了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今天你生日?”
“是啊,去取蛋糕,没想到遇到这种事。”
“我很抱歉。”
“抱歉什么啊,又不是你的错。唉,不过我最近好像挺倒霉,你说我要不要去拜拜佛?”
他笑着摇了摇头,没说话。

我挥手朝他告别。
“对了,改天把外套还你,你有空再请你吃饭以表谢意,我厨艺还是不错的。”

我坐上车离开,回头看见他站在树下,披着满身斑驳光影,像梦中故人。

那天下午我收到了蛋糕店的服务员送来的蛋糕和一张贺卡,说是一位先生让送来的。
卡片上的字笔锋严谨,却透着几分温和,像极了他的人。

夜里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仰头看着星空,想起他站在阳光下微笑的模样。
“看来我也不是那么倒霉。”

我吹灭蛋糕上的蜡烛,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望。




跟他渐渐熟悉后,我告诉他我是个旅行者,在独自旅行的途中写一些东西,不会在某个地方停留太久。不过我会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因为这座城市给了我很多灵感。
我说,我在这里的时候你得罩着我。
他弯了眉眼,眸中盛满星河,
他说,好,我们可是朋友。

他曾慎重告诉过我:“千万别告诉别人你认识我,也千万别告诉任何人我缉毒警察的身份。”
“好,我知道。”
那个时候阳光落在他的眼睫上,我看着他眼底的流光,突然就有些心酸。
有些人为光明而生,却只能隐于黑暗。

他总是隔不久就会消失一段时间,我知道他是去执行任务。
我知道缉毒警察的任务有多危险,却不能多问一句,只能盼着那条写着“平安”二字的短信。

焰火节那晚他正好有空,陪我到广场上看烟火。
广场的电子屏上正在播电影里很经典的一幕,紫霞仙子凤冠霞帔,她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我回头看着他笑。
“你会不会驾七彩祥云?”
他沉默了半晌,缓缓摇头,眼中灯火明灭。
“不会。”

烟火飞到空中突然炸开,将黑夜染上明媚色彩。
我转过身,仰头看着夜空绚烂烟火,眯着眼笑。
“就知道你不会,你又不是大圣,又不会法术,怎么会驾云。”

有人对着漫天烟火许愿,我侧过脸看着他。
“你有没有什么愿望?”
“有,像当初的誓言一样。”
“什么?”

他站在倾世烟火下,笑若春阳。
“人间清平。”

散场后他送我回去,我坐在车上昏昏欲睡,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他以为我睡着了,低声说了一句话,却不知道我听得一字不落。

他说:“上次任务中又牺牲了一名同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轮到我,我身边太危险,连生死都无法掌握,又怎能给你承诺。”

即使听到了,也只能假装没听到。
为了不让你为难,那么,现在的朋友关系也很好。

那晚他说“人间清平”,而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句完整的誓言。



后来他突然失去了踪影,一句话也没留下,像是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

再后来我离开了那座城,继续做我的旅人,走走停停,看不同地方的云,听不同地方的雨,同很多人相遇又别离。

只是,我再未见过他,那晚漫天烟火下的身影,成了我对他最后的记忆。
我告诉自己,天高地阔,本就是萍水相逢,别离也是寻常。

离开后的第三年,我收到了一封邮递员送来的信。
信上只有一句话,是我熟悉的笔迹,落款下面的日期是三年前。

“勿念故人,身化山河。”

此时正是阳春三月,我看着窗外枝头的灼灼桃花,瞬间泪如雨下。
我一直逃避的那个答案,终于正式呈现在眼前。

我知道啊。
我一直都知道,这些年我行过的千山万水,看过的风流云变,皆是你。



我又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熟悉的湖边,我遇见了故人,是他一位穿了便衣的同事。

他的同事对我笑了笑。
“原来你还记得他。”
“嗯。”
阳光落在湖面,波光粼粼,有些刺眼。
即使没有驾着七彩祥云,他依然是我的盖世英雄,怎么忘得了。

“三年前那次重要任务很危险,不能透露一点风声,他就在那次任务中牺牲了,只留下一封信,托我们等事态平息后再给你,这一等就是三年,我们还怕你已经忘了他。”

“他葬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

他的同事欲言又止,最终摇头。
“我们答应过他不告诉你。”

天地俱静,万物无声,云从空中跌落,摔得粉身碎骨。

“他是孤儿,没有亲人,连朋友也很少,那次任务牵扯太大,跟他有关系的人太容易遭到报复,即使他已经牺牲了。你是他最在乎的朋友,所以才更不能告诉你。”

我手里握着那封信,似握着一个破碎的故梦。

“而我这个他最在乎的朋友,却连到他墓前看一眼都不能。”

他的同事伸手扶着栏杆,抬头看着天空。
“干我们这行的,死后连墓碑和姓名都不能留下,能有人在心里记挂着,就够了。”

沉默良久,我看着湖面上的倒影,想起了那年的烟火。
“他曾说,他的愿望是人间清平。”

他的同事笑得悲伤又欣慰。
“所以啊,他对得起那身警服,对得起缉毒警察这个称呼,他救了很多人,值了。”



时光流转,千帆过尽,不见故人,我终于知道了那句誓言。

“以血为誓,以命作抵,换人间清平。”

此后山水万重,再无相遇与别离。
那个眸中映着春阳的人,长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无碑无名。
其实,我总能看见他的,在每一个晨曦。

“他是天光,刺破黑暗的天光。”

他和他的同事们,皆是天光,将黑暗挡在黎明之外,给众生一个清平人间。

我永远记得某个夜晚他站在高楼之上,身前是无边黑暗,身后是万家灯火。

“我走向黑暗,为了光明。”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