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落花时节又逢君(二)



       从不关门的百花楼即使主人不在也不会落锁,楼上鲜花如锦,檐角铜铃声声。

       陆小凤和司空摘星到的时候,有位手持碧玉箫的青衣公子迎了出来,斯文俊秀,温和得让人如沐春风。司空摘星觉得,这人通身的气质和花满楼有些相似。

       陆小凤忙问道:“楚兄,花满楼有没有回来?”

       青衣公子摇头:“没有。”

       陆小凤微微失望,随后对两人介绍:“司空兄,楚兄。”

       司空摘星点了点头,道:“司空摘星。”

       青衣公子拱手行礼:“久仰大名,在下楚修竹。”

       司空摘星“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岭南楚家的碧箫公子。”

       岭南楚家,江湖上的武林世家,擅长音攻,年轻一辈的碧箫公子楚修竹更是个中翘楚。

       楚修竹当年初入江湖,一曲箫音挫败黑水寨六大高手,一战成名,从此江湖人称之为“碧箫公子”。




       三人走进百花楼,陆小凤对司空摘星道:“昨天傍晚我偶遇楚兄,便带楚兄来此和花满楼结交一番,却听附近的人说花满楼在我们来之前刚好出门,我当时并未觉得奇怪,可花满楼直到今早也没回来。”

       楚修竹点头道:“陆兄便让我在百花楼等花公子回来,他出去找找看,可一直到现在也没见花公子。”

       听完吴坤被挖眼的事,楚修竹摇头,道:“我虽未见过花公子,但神交已久,很清楚花公子的为人,绝对不会是他,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司空摘星点头:“不错,我和陆小鸡也是这样想的。”

       陆小凤抬手摸了摸他那两撇修剪得非常整齐的胡子,道:“我今早去了桃花堡打探消息,花满楼并没有回花家,花家那边也派人去找了,现在我只能去吴家,烦请两位再去花家探探。”





       江南吴家,本是锦绣富贵之地,如今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陆小凤看着手里写着“借君双眼一用”的字条,沉默不语。

       用白绫蒙住眼睛的吴坤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道:“陆小凤,你是花满楼的朋友,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你说这上面是不是百花散的香味?”

       陆小凤微微侧脸,看着旁边一盆开得正艳的花,似透过花瓣看到那温润如玉的公子。

       陆小凤缓慢却坚定道:“花满楼绝不会是凶手,你们该清楚他的为人。”

       一名灰衣人冷哼一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花满楼表面上是个好人,谁知道背地里是什么样,何况,他是个瞎子,要是嫉妒别人能看见,所以才起了歹心挖人双眼,他……”

       那人话未说完便被划破了嘴角,伤他的是陆小凤扔过来的一片花瓣。

       陆小凤旁边的花盆里的花瓣缺了一片,他冷眼看着捂着嘴角的那人,道:“再多说一句,伤的就是你的舌头。”

       陆小凤不会轻易动怒,也不会轻易伤人,现在他却十分生气。

       陆小凤知道,一个人若是太过完美,总会遭人妒忌,他们会在你风光之时随众人夸赞,却会在你有难之时第一个跳出来痛骂。

       而花满楼,就是一个太过完美的人。

       那人还想说话,被吴坤喝住:“还不退下!”

       陆小凤冷声道:“花满楼是我的朋友,在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污蔑他。”

       吴坤握紧拳头又松开,道:“那陆公子以为该如何?”

       陆小凤看着他道:“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花满楼。”

       而此时,手持折扇白衣翩翩的花满楼却走了进来,他面容平静,朗声道:“我已经来了。”

       花满楼踏着三月的春阳而来,不染纤尘,似十里春风漫过人间,满城花开。

       陆小凤猛然起身:“花满楼!”

      大厅里的人纷纷拔剑指着花满楼。

      花满楼柔声道:“诸位不必如此,在下正是为此事而来,绝无恶意。”

       陆小凤走到花满楼旁边,细细打量一番,问道:“花满楼你没事吧?”

       花满楼笑了笑,摇头道:“放心,我没事。”

       陆小凤这才看着吴坤,道:“吴大侠,既然花满楼已经来了,何不先让人把剑收一收,好好谈谈。”

       吴坤抬手让人收剑,道:“那吴某就听听花公子如何解释。”

       花满楼让陆小凤将那张字条递给他,他接过闻了闻,道:“这确实是百花散的香味。”

       众人大惊:“什么?”

       花满楼继续道:“不过这并不是我调制的百花散,里面多了一味药。”

       陆小凤道:“果然是有人陷害你。”

       花满楼却摇头:“不,这人不是冲着我来的。”

       陆小凤皱眉:“此话何解?”

       花满楼将那张字条放在桌上,道:“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会调制百花散,是我教他的,但他在调制时执意要多加一味药,所以我的百花散是药,而他的百花散,是毒。”

      花满楼拿出一个小巧的白瓷药瓶递给陆小凤,笑道:“这是解药,快服下吧,幸好字条上的毒性不大。”

       陆小凤打开药瓶倒出白色的药丸,分给接触过那张字条的其他人,又看着花满楼问道:“花满楼,你刚才也碰到字条了,没事?”

       花满楼摇头:“无事。”

       陆小凤服下解药,叹了口气:“居然差点中了阴招。”

       吴坤服下药后对着花满楼拱了拱手:“敢问花公子说的那人是谁?”

       花满楼展开折扇:“那个人陆小凤也认识。”

       陆小凤指着自己鼻子:“我认识?”

       花满楼颔首,笑道:“碎雪沾衣去,横笛飞花来。”

       陆小凤缓缓接上后两句:“若问身何处,红杏倚云栽。原来是他。”

       吴坤咬牙念出一个名字:“楚疏寒。”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这首诗说的是一个人,一个成名多年,擅长以笛音对敌的人——“千笛郎君”楚疏寒。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