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落花时节又逢君(一)



       这个江湖有太多故事在众口相传后成为传奇,也有人在活着的时候就成了传说。

       比如四条眉毛爱管闲事的陆小凤,双目失明君子如玉的花满楼,“偷王之王”司空摘星,剑道封神的西门吹雪,被誉为“剑仙”的白云城主叶孤城。

       这些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中,最难找到的人是陆小凤和司空摘星,陆小凤是浪子,司空摘星太过神秘,而其他三人都有固定居所。

       据说能找到司空摘星的人只有陆小凤,但现在却是司空摘星在找陆小凤。


       如果你要找陆小凤,可以去三种地方,一是有美酒的,二是有美食的,三是有美人的。

       若是都找不到,那还有一个地方——江南百花楼。

       这次司空摘星在百花楼却一无所获。

       花满楼递给他一杯茶,问道:“找陆小凤有急事?”

       司空摘星一口喝干茶水,道:“也不急,我要跟陆小鸡比翻跟头,这次我才不会输,赢了就让陆小鸡去捉六百九十条蚯蚓,再当着他的面放了,气死他。”

       花满楼笑着摇了摇头。

       司空摘星放下茶杯,翻窗而出:“既然陆小鸡不在你这,我再去找找,花满楼,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花满楼倒了一杯茶坐到窗前慢品,窗外夕阳熔金。




       半个时辰后。

       花满楼将折扇在手心敲了敲,笑道:“陆小凤,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陆小凤拨开珠帘,走到花满楼身后,耸了耸肩,道:“被你发现了。”

       花满楼道:“司空摘星半个时辰前来找过你。”

       陆小凤坐到椅子上,挑眉笑道:“就知道他一定会来你这里找我,所以我特意比他慢了半个时辰才到。”

       陆小凤转了转桌上的瓷杯,叹了口气:“司空摘星上次翻跟斗输了,肯定苦练了一番,这次跟他比我肯定输,我可不想再去捉蚯蚓弄一身泥。”

       花满楼笑了一声,无奈摇头。

       陆小凤将瓷杯反扣在桌上,道:“花满楼,我最近新交了位朋友,改天介绍你们认识,你们肯定谈得来,我这几天就是跟他在一起喝酒。”

       陆小凤爱交朋友,能交朋友,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和刚认识的人喝几天的酒,花满楼一点也不奇怪。

       花满楼将折扇一收,笑着点头:“好。”





       三天后的中午,司空摘星在城郊拦住了行色匆匆的陆小凤。

       司空摘星挡住陆小凤的去路:“陆小鸡,我可算找到你了。”

       陆小凤连忙道:“司空摘星,我现在可没空跟你比翻跟头。”

       司空摘星摆手,皱着眉头道:“谁要跟你比翻跟头了,我是来告诉你,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事?”

       司空摘星脸色很不好:“昨晚江南吴家的吴坤在睡梦中被人挖了双眼,吴家的人听到惨叫声去看之时已经没了歹人的踪影,房里只留下一张写着‘借君双眼一用’的字条。”

        陆小凤皱眉:“吴坤如何了?他看到是谁了吗?”

       “还活着,他醒来的时候眼睛已经被人挖了,不知道是谁,但是吴家已经有了线索。”

        “什么线索?”

       司空摘星看着陆小凤,道:“这就是最糟糕的事,吴家有人闻出了那张字条上的香味,是百花散的香味,那种香味非常特殊,能调制出来的只有一个人。”

       陆小凤似想到了什么,脸色沉了几分。

       司空摘星点头:“没错,是你想的那样,他们说那个人是花满楼,所以有人怀疑凶手就是花满楼。”

       陆小凤斩钉截铁:“绝对不可能!”

      司空摘星道:“没错,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花满楼的为人,他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说不定是有人陷害,吴家也有人想到这点,所以才没有声张,只在暗中调查,若不是今天早上我刚好路过吴家,也不会发现此事。”

       陆小凤沉吟片刻,抬手捏着眉心:“现在有件更糟糕的事,花满楼失踪了,而失踪的时间正好是昨晚。”

      司空摘星吃惊道:“什么?”

      陆小凤转身:“走,先去百花楼,那里还有一个人等着,到了再说。”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