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江湖上的人都这么叫他,因为四条眉毛是陆小凤的标志。

但每当陆小凤请西门吹雪出手帮忙后,他就会失去他那两撇像眉毛的胡子,失去他特有的标志。

其实他还有另一个标志——他的红披风。像剑客都随身带着剑一样,陆小凤也总是随身带着他的红色披风。

现在,夕阳漫天的时候,两条眉毛的陆小凤披着他的红披风走进了一座小楼。

这座小楼从不关门,随时欢迎每一个来的客人,楼里摆满了鲜花。

小楼的主人是位如春风一般的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是陆小凤的朋友,江南花家的七童。

流云飞袖,鲜花满楼。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花满楼。

当然,陆小凤最喜欢交朋友,所以他有很多朋友。但无论他有多少朋友,花满楼都永远是他最好的朋友。

陆小凤知道,他的好朋友花满楼现在一定坐在那扇朝西的窗子前,面对着漫天夕阳,闻着花香,静静享受这美好的黄昏。

在花满楼看来,所有的日子都是美好的,所以每一个黄昏都是美好的,都值得珍惜。

陆小凤上了楼,看到的场景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样。

花满楼笑着站了起来:“有朋自远方来,我就知道是你,陆小凤。”

陆小凤解下他的红披风,深吸了一口花香,道:“还是你这里清净,给人的感觉最舒服。”

花满楼递给他一盏茶,问道:“这次的麻烦你想好如何解决了?”

陆小凤喝了口茶道:“嗯,这次的幕后主使是个剑术高手,我去了趟万梅山庄。”

花满楼笑道:“所以现在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变成两条眉毛了。”

陆小凤叹气:“也不知道西门吹雪从哪学的,要他帮忙就得剃我胡子。”

花满楼笑着摇摇头,将一盆花放在桌子上,道:“你似乎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麻烦。”

陆小凤继续叹气:“我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自己来找我,像这次一样。”

花满楼笑道:“那是因为陆小凤总是在拼命管闲事,但每一次都能圆满解决,像楚香帅一样。”

有的人活着的时候便成了传说,多年前的楚香帅是这样,现在的陆小凤也是这样。他们都喜欢管闲事,每次都能扯出一大堆普通人想不到的麻烦,但每次都能成功解决。

陆小凤挑眉,道:“他们都说自从楚香帅仙逝后,这么多年来武林中我是最像楚香帅的一个,但依我看,其实你才是。”

花满楼诧异道:“何出此言?”

陆小凤摊手:“一样的热爱每一个生命,敬重每一个生命,永远对生活充满希望和热情。”

花满楼笑了笑,陆小凤又道:“数百年来,武林名侠中,纵横江湖却从不取人性命,从未沾染血腥的,只有楚香帅一人。”

陆小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叹道:“而我无论如何总是染了鲜血的,何况,我始终没有楚香帅洒脱。”

花满楼手指抚过花瓣,叹息道:“自从楚香帅仙逝,武林中便再也没出过他那样的仁侠。”

陆小凤笑道:“可现在武林中出了一个花满楼。”

花满楼笑着摇头:“我却还是比不得楚香帅的。”

花满楼将方才放在桌上的那盆花推到陆小凤面前,道:“这就是你要找的花。”

陆小凤看着那盆开得娇艳的蓝色花朵,赞叹道:“居然真让你找到了,花满楼不愧是花满楼,从不会让人失望。”

花满楼笑道:“我虽看不见,但此事于我而言也并非难事。”

陆小凤站了起来:“所以说花满楼总是让人放心”,又叹道,“清净的时光总是短暂,事态紧急,我得连夜出发。”

花满楼也站了起来,点头道:“一路小心,我找到另一条线索会马上联系你。”

陆小凤点头,笑道:“好,放心,陆小凤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陆小凤披上他的红披风,抱着那盆花,走下了小楼,又回头笑道:“等此事了结,我一定要和你痛痛快快喝一场,不醉不归。这次没喝上一口你的百花酿,真是亏了。”

花满楼失笑:“所以你想下次补回来。”

陆小凤骑上马,大笑着离开:“江湖世事谈笑中,人生难得一场醉。”

花满楼笑着重复了一句:“人生难得一场醉。”

花满楼提高了声音:“好,那便等你不醉不归。”

陆小凤骑在马上,头也不回挥了挥手,高声道:“一言为定。”

花满楼答道:“一言为定。”

这武林中那么多事,数不清的爱恨情仇,只要还活着,还有美酒,还有鲜花,还能和好朋友大醉一场,就有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