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江湖》




王小二是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

王小二本来没有名字,六岁的时候在酒楼门口遇到个老头,老头说:“按照惯例,身世不明的一般姓王,你就姓王吧,至于名……”

这时酒楼里有人喊了一声“小二上菜”。

老头一拍手,王小二的名字就被定了下来。

王小二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从路过的提着刀的大汉口中听到了江湖这个词,像提刀大汉这类人一般统称为江湖人士。

王小二觉得江湖是个好地方,于是立志闯荡江湖,成为一代大侠。

王小二收拾东西向江湖出发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他只有一个馒头和一根赶狗的树枝。

他就这样带着一个馒头一根树枝,眼神明亮,心怀热望,向江湖出发,尽管他还不知道江湖是什么。

馒头在他出城门的时候吃完了,他就只剩下一根树枝。

王小二在湖边捡到了一个包袱和一柄剑,包袱里是一套白衣,一双靴子,剑是好剑,崭新的,寒光闪闪。

四周没人,王小二觉着不要白不要。

王小二在湖里洗了个澡,换上白衣,穿上靴子,佩上长剑,瞬间由路边乞丐成了初入江湖的少侠,虽然气质差了些。

天色已晚,王小二找了个破庙休息。

别问我他为什么能精准的找到破庙,我也不知道,反正江湖人士在野外想休息的时候都能找到破庙。

第二天,王小二走出破庙的时候,有个穿灰衣服的人慌慌张张跑过来,一把扯住王小二,声泪俱下:“少侠少侠,前面有一伙强盗劫持了我家老爷,求少侠救命!”

一个立志闯荡江湖成为大侠的少年,遇到这种事会不管么?自然不会。

于是王小二脑子一热,提着剑就去救人了。

当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强盗时,王小二一个哆嗦,手里的剑差点掉在地上,他才想起来自己不会武功,连三脚猫功夫都不会。

强盗头子用一种看待宰肥羊的眼神看着王小二,顺便讽刺了几句小白脸。

于是王小二又脑子一热亲切问候了强盗头子的亲娘。

王小二被抓了。





被抓回强盗窝的王小二为了保住小命说自己会熬汤,熬一种强身健体,补肾壮阳,更重要的是能增加功力的汤。

王小二被押去厨房熬汤。

其实王小二不会熬汤,他盯着锅发了两炷香的呆,在一旁的强盗要吃人的目光下才将厨房里他能看见的各种食材扔进了大锅里,倒了一桶水进去。

一边的强盗甲:???

强盗甲:“这难道不是乱炖?”

王小二:“不,这是艺术,熬汤的艺术,你不懂。”

不懂熬汤艺术的强盗甲:“哦。”

汤熬好了,咕嘟咕嘟冒着热泡,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强盗甲:“你先喝一碗。”

王小二面无表情喝了一碗,面无表情点头:“好喝,人间美味。”

强盗甲去找汤捅盛汤,王小二趁他不注意从角落里抓了一把泥撒进了汤里。

强盗甲把汤盛进捅里,拎到强盗头子面前。

强盗头子拧着眉毛:“这汤,没问题?”

强盗甲:“没问题,他喝过了。”

强盗头子让人集合,一人分了一碗汤,俘虏除外,俘虏是没有资格喝汤的。

喝完汤的强盗扑通扑通全部倒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强盗头子强撑着一口气瞪着王小二:“汤里……有毒……你……为什么没事……”

王小二:???

王小二很无辜:“我也不知道。”

强盗头子脖子一歪,死了。




当一群大侠喊着口号气势汹汹来到强盗窝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死了一地的强盗,和一身白衣飘飘,手持长剑的王小二。

大侠们想到了两句诗:十步杀一人,片叶不沾身。

有个读过书的大侠挠头:“原诗好像不是这样背的。”

大侠甲:“管它怎么背,重要的是意境,意境,懂么?”

大侠们围住王小二:“这位少侠,这些强盗是你以一己之力解决的么?”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英雄出少年。”

刚从强盗手里拿回剑的王小二:???

王小二:我什么都没说。

大侠中的一名神医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强盗似乎是中了耗子药死的。”

大侠们:???

王小二想起了他从角落里抓的那把泥,那个角落好像有个耗子洞。

大侠乙:“咳,这个,能让所有强盗都心甘情愿吃下耗子药,也是种本事。”

大侠们干笑:“对对对,这些强盗无恶不作,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无论如何,王小二凭一己之力灭了一伙罪大恶极的强盗这件事还是传了出去,而传言是总是在流传的时候被不断加工。

于是,最后便传成了白衣大侠左青龙,右白虎,脚踩闪电,头顶祥云,提剑勇闯强盗窝,除去一方祸害。

王小二:???




王小二扬名江湖,并收获大片粉丝。

粉丝们觉得大侠不能叫王小二这么路人甲的名字。

大侠都是有个性的,大侠的名字必须是与众不同的。

王小二觉得有道理,决定改名字,粉丝们开始出主意。

首先,王这个姓氏太普通,复姓就很高大上,那些姓复姓的人一听就不是简单人物。

有人提议:“姓慕容吧,慕容还曾当过国姓呢,非常高大上。”

王小二决定采纳。

姓是定了,那名呢?

又有人提议:“霸天怎么样,一听就非常有气势!”

王小二觉得可行。

于是王小二正式更名慕容霸天。

后来慕容霸天又因为各种阴差阳错的事扬名江湖,成了人人敬仰的大侠。

慕容霸天娶了美貌的妻子,生了让人骄傲的儿子,他渐渐开始不满足,又纳了很多美貌妾室,四处留情。

慕容霸天觉着,大侠嘛,总是风流多情的。

因为与太多的女人纠缠,欠了太多情债,爱他的人有,恨他的人也有。因爱生恨,总是很容易。

慕容霸天被人扒出了他扬名的那一战其实是靠下耗子药这种下三滥的方法赢来的,根本不配大侠这个称呼。

无论何时,这世上都不乏看热闹不嫌事大和落井下石的人。

于是慕容霸天这些年的丑事被一件件扒了出来,无论真假,无论他如何辩解,最终也落得个妻离子散,身败名裂的下场。

被整个江湖驱逐的慕容霸天躲在一个破庙中,他细细想了想,自己当年似乎就是从这个破庙中出去,开始踏足江湖,如今竟又回到了这里。

慕容霸天低头看着手里的剑:“我这一生,到底做了什么?”

那个夜里风雨交加,曾名扬天下又万人唾骂的慕容霸天死在一个破庙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清晨的阳光很好,照在破庙里那个熟睡的白衣人身上,细小的尘埃星星点点在光柱中飞扬。

王小二揉揉眼,站起来抻了个懒腰,眼角余光瞥见地上崭新的长剑。

原是大梦一场。

王小二弯腰捡起长剑,挠了挠头:“原来是梦啊,我怎么感觉像是真的过了一辈子。”

王小二走出破庙的时候,有个穿灰衣服的人慌慌张张跑过来,一把扯住他。

王小二:???

王小二: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那人声泪俱下:“少侠少侠,前面有一伙强盗劫持了我家老爷,求少侠救命!”

王小二:!!!

王小二转身就走。

那人大喊:“少侠,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王小二跑了:“我不是什么少侠,会有人去救人的。”

那天晚上有一群大侠闯进了强盗窝,灭了一伙作恶多端的强盗,解救了被抓去的人,成为江湖美谈。




很多很多年后,江湖依旧是江湖,相逢一笑,快意恩仇。

只是,那个江湖没有王小二,也没有慕容霸天。

大梦一场,始终是大梦一场。

有江湖人士路过,口中说着他们的江湖。

有少年听见,便问:“江湖是什么?”

躺在草垛上晒太阳的王小二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江湖啊,江湖就是少年的一场梦。”

听见这话的江湖人士看了过来,见只是一个发须皆白平平无奇的老头,老头旁边随意扔着一柄生锈的长剑。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