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长生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薛洋第一次看到这两句诗,是在晓星尘死后第六年。
腐朽泛黄的纸张,像如今鬼气森森的义城,和这诗句半点不搭。

安静躺在棺木中的道长白衣出尘,白绫下容颜清冷,似九天上的月光。
薛洋想,若是自己幼时断指前遇到他,大抵也会以为他是仙人。
只是相遇太晚。
时间错了,地点错了,连人也错了。
相遇是错,结局便注定是万劫不复,如同冬雪非要穿越轮回,停留在盛夏。

再次听到这两句诗,是在阎罗殿中,浓稠的黑暗铺天盖地涌过来,将微光覆盖,将呼吸湮灭。
白袍的陌生修士念着诗句,状若癫狂,被打入轮回,有些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殿中。
“长生,哪有什么长生……”

“薛洋。”
十殿阎罗高高在上,声音威严。
“听判。”
听着阎罗旁边的判官一条条细数他的罪状,薛洋却笑得像个天真无邪的少年郎。
只是在听到某个名字时,唇角的笑容一点点敛去,抬眸看着上方,似要透过重重黑暗,看向烟火人间。

“罪大恶极,打入无间地狱,待洗清罪孽,再重入轮回。”
威严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威压扑面而来,宣告着最终的判决。

薛洋推开旁边鬼差,看着十殿阎罗,眼中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带着笑意。
“打个商量。”
见阎罗和判官被这句话气得不轻,薛洋嗤笑一声。
“又不是让你们放了我,怕什么。”

“冥顽不灵!”
顶着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薛洋仍站得笔直,眼中似盛满了星光。
“既然是我断送了他的长生,那便以我此后的世世轮回为代价,换他来世无恙,得证长生大道,我永堕地狱,不入轮回。”

半晌,黑暗中似有微光闪烁。
“……你还有何愿?”
薛洋站在森然的阎罗殿中,像站在浮花浪蕊的人间,似最初的风流少年。
“待他转世,见他最后一面。”

散魂之人重聚魂魄,轮回重生,世间已是沧海桑田。
有些故事成为传说,故事中的人灰飞烟灭,世人从流传的只言片语中勾勒出大概的轮廓。

沧桑古城,青石小巷。
白色道袍的男童抬头看着坐在墙头的黑衣少年,笑容乖巧。
“大哥哥,你在做什么?”

少年轻巧落地,将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塞到男童手中,弯了眉眼,露出尖尖虎牙。
“等人。”

男童拿着糖葫芦道了谢。
“我也在等人,等我师父。大哥哥,你等的人来了吗?”
“已经等到了。”

少年抬手想揉揉男童的头顶,却猛然顿住,眼中三分嘲意。
“我又不是仙人。”

男童没听清那句话,抬头看着他。
“什么?”
少年若无其事收回手,脸上带了笑意,看着男童明亮的眼睛。
这双眼睛完好无损,干净澄澈,像映着万千星辰,容不下世间罪恶污浊。

“你此生会无灾无恙,得证长生。”

少年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留恋,如血的残阳映在他身上,似要将灵魂烧灼。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不会。”

光明降临的时候,黑暗就会离开,风住尘香之时,你我诀别之际。
晓星尘,你的长生是人间正道,天下太平。
我的长生是地狱业火,不入轮回。
晓星尘,欠你的,我还了。

一步步踏入黄泉,人间在身后隐去,连同纠葛的恩怨。
身后隐约传来男童稚嫩的嗓音。

“你到底是谁?”

“你前世的——长生劫。”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