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顾帅今日心情不好,所以周围的人又一次领教到顾大帅满级的骂人技能。

顾昀:“了然秃驴,你把脑袋剃那么亮做什么?是不是嫌太阳不够大?你要闪瞎别人的眼睛吗?”
只是路过的了然:“……”
了然比了个手势:“阿弥陀佛。”

顾昀:“沈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叨叨叨叨,你想把人烦死吗?”
准备溜走的沈易:“……”
沈易:“我还没说话。”
顾昀:“你现在说了,闭嘴!”
沈易:“……哦。”

顾昀:“长庚你个臭小子,给我过来,又想偷跑,武练了吗,书读了吗,能不能有点正事?”
躺枪的长庚:“子熹……”
顾昀:“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识时务的长庚立刻改口:“义父。”
顾昀:“哼!”

葛晨和曹春花躲在墙角看热闹,顾帅冷冰冰的目光突然落在两人身上,活似三月飞霜六月飞雪。
葛晨:“……”完了
曹春花:“……”完了

被言语攻击得体无完肤的众人终于打听到顾帅如此暴躁的原因,他有一片最喜欢最精致最华美的琉璃镜丢了。
顾帅不开心了,顾帅有小情绪了。

众人找了几圈也没找到,只好聚在一起想办法。
曹春花捏着手帕嘤嘤嘤:“怎么办?要被骂死了。”
长庚:“重新做一片一样的。”
葛晨:“老大这个主意可行。”
沈易:“行吧,那琉璃镜我见过,画出来照着图样做。”
了然点头,十分赞同,顾帅毒舌,心情不好的顾帅更毒舌。

等沈易放下笔,众人看着纸上琉璃镜的图样,满脑子只有两个字——骚包。
长长的银链,大片镂空的缠枝雕花,很是精致,若是戴在脸上堪比雕花面具。

沈易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顾子熹说就算身为西北一枝花,也需要绿叶点缀,于是特意让人雕了这琉璃镜。”
众人:“……”
了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冒充小叶紫檀的烂木头佛珠,保持沉默。

长庚拿着图纸走了出去:“我去办。”
曹春花含泪挥手:“早去早回。”

长庚把新做好的非常骚气的琉璃镜装在雕花木盒里捧到顾昀面前,顾昀摸了摸他的头,十分欣慰:“真乖,不枉义父疼你。”
长庚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子熹喜欢就好。”
顾昀继续顺毛,一高兴接着夸了一句:“你费心了。”
长庚把头搁在顾昀颈窝里:“为子熹做任何事都甘之如饴。”

被塞了一嘴狗粮的众人表示牙酸,单身狗的日子真难过。

评论(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