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引梦

「山河人间,你是梦中故人,可望不可即。」

(壹)

玄衣横笛,夷陵枯骨。

蓝湛走到魏无羡面前,眉心微皱。
“魏婴,你何时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歪着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陈情在指间旋转。
“早就说过,我不会跟你去的,含光君就别多管闲事了。”

“鬼道损身,魏婴,跟我回去。”

魏无羡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蓝湛微微抬手,想挽留些什么,终究徒然垂下。
他看着魏无羡渐行渐远,垂下眼睫遮去眸中的关切。
“还没发现么,魏婴,你已心性大变。”

曾经丰神俊朗的少年,紫衣潋滟,眼角眉梢都是明媚笑意,如同三月春风六月艳阳。

如今的魏无羡,玄衣黑裳,独立于黑暗中,再也没有了明媚如春阳的笑容。

一声低喃随风消散。
“真的不跟我走么……”

(贰)

不夜天城,血染明灯。

蓝湛搀扶着魏无羡跌跌撞撞跑进山洞,平日雅正端方的含光君此时却狼狈不堪。
“魏婴,撑住!”

魏无羡靠着石壁,脸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身上血迹斑斑。
蓝湛握住他冰凉的手,拼命将所剩不多的灵力输送给他。
“魏婴,别睡,别睡……”

怕他就此失去意识,蓝湛一直跟他说话,说着云深不知处的少年初见,说着少年间的嬉笑怒骂,说着那一眼的怦然心动,说着深藏于心的少年情愫……

素日冰雪般清冷的眸中是掩不住的神情,他看着他,眼里心里只此一人。

“魏婴,我心悦于君。”

魏无羡低着头,脸隐藏在阴影中,眼睫微颤。
“滚……”

蓝湛脸上血色全无,眼中星光泯灭。

半晌,一声叹息轻轻响起。
“魏婴,跟我回去。”

“滚……”

(叁)

云深不知处,冷月寒夜。

蓝湛跪坐在琴案前,手指按在琴弦上,白衣如雪,眉宇间是遮不住的疲倦。

蓝曦臣将一盏热茶放在案上,坐到他对面。
“又失败了?”

“嗯。”

蓝曦臣看着琴案上的忘机琴,轻声叹息。
“忘机,你不能再弹奏《引梦》了,太耗心神,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良久,蓝湛才低低应了一声。

离夷陵老祖魏无羡在乱葬岗身死道消,已过了十年。

蓝湛一遍遍弹奏《引梦》,在梦中重现当年,可无论多少次,那个玄衣横笛的少年始终不愿意跟他走。

他一遍遍将伤疤揭开,却始终换不得那人一个回眸,只能一次次看着他毫不留恋转身离开。

(肆)

蓝湛站在满目疮痍的乱葬岗前,衣袂飘飘,背影孤寂,天地间似只剩他一人。

“魏婴,若你还能重归于世,可否跟我回去?”

回答他的只有夷陵冬日萧瑟的风声,乱葬岗,早无人烟。

问灵无答,引梦无用,夷陵埋骨,不见故人。

“魏婴……”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