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明月霜天,那姑娘骑着白马逐月而来,红衣黑发,张扬明媚,银铃声声,点燃寂寂寒夜。


我站在明月桥边,与她初遇,看了一场江枫渔火。


“你所愿为何?”


她说,以笔为刃,游戏红尘。


那时,她看着远山明灭灯火,有星光落在眼底。


她写着云和月的传说,写着山与水的故事,用充满灵性的文字,将世间百态勾勒给世人。


我想,这样很好。


后来朔风弦月,半城雪色,她将一盏淡酒倾倒在红梅树下,转身就此离别。


再次相遇,她撑着青竹伞,站在春风中,对我一笑,眉目如画,胜过枝头灼灼桃花。她是个美人,我一直知晓。


美人一笑,万古同春。


她一步步向我走来,衣袂摇曳过十里软红尘。


“我回来了。”


那个时候,长安满城花雨,舞榭歌台缱绻风流一场。


阳光倾泻在屋檐,繁花簌簌,我递给她一盏陈酿。


“别走了。”


千山万水的故事还未说完,指尖还残留落日余温,楼外青山未老,你怎么舍得离开?


“好。”


此后山高水长,天涯行舟,归于红尘深处,再不染风霜。


我将一盏莲灯放入水中,抬头看见胭脂色的明月。我希望那姑娘一生明艳锦绣,初心不负。


岁月长长,世间太过凉薄,边城的烟雨过后,她红衣白马,停驻在江畔,向我伸出手时,天光乍破,恍如初见。


“人间三月,有幸相逢。”


光与影落在眼中,那些沉淀千年的故事,能否为我用余生来讲述?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