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天涯踏尽红尘》

             


         江湖的风沙依旧很大,迷了眼,乱了红尘。很多人行走在其中,忘了来路,不知归途。


        芸芸众生,世情百态,于千万人中,走过千山万水才得一遇之人,是否是这纷扰世间最美的景。


        “雁去雁来空塞北,花开花落自江南。”


         那个时候,江南正是桃花流水的清浅时节,塞北的春雪还未消融,我从雁门关外折了第一枝梅花,转身便遇见了她。


        那姑娘一身如火的红衣,眉眼明艳,发间缀着一串精致小巧的银铃,风拂起长发,铃声清脆。她骑着一匹白马,腰间一柄长剑,剑穗鲜红,遥遥望着我笑,清澈的眼眸中似映着万千星辰。


        红衣的姑娘笑着告诉我,她姓白。唇角的笑容,鲜妍明媚如春阳。


        那时初遇,我就想啊,这是一位明媚洒脱的姑娘。这偌大的江湖,洒脱些,总是好的。


        后来春深,水乡烟雨还在缠绵,梨花满地,她踏着一地微凉月色而来,笑容浅浅,扬了扬手里的酒坛。


        “陈年的梨花白,可否共饮一盏?”


         她屈腿坐在一株红杏树上,长长的裙摆垂下,和散落在腰间的发丝一起随着夜风轻晃。她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歪着头笑,唇角沾染酒痕,眸中倒映万顷星河。


        “你想听笛子么,我吹给你听。”


        她取出一管竹笛,笛子上缀着一只红线编织成的蝴蝶,栩栩如生,衬着碧绿的笛子,煞是好看。笛声清越,袅袅绕绕,在夜风中传出很远。


        我站在树下,仰头看着她,蓦然想起很衬景的两句词。


        “杏花疏影里,横笛到天明。”


        那夜如水的月色下,倚在杏花树上吹笛子的红衣姑娘,世间的第三种绝色,似乎就是这般模样。


        后来啊,她骑着那匹白马,踏尽天涯,走过千山雪,看过千山月。


        我再次遇到她的时候,是在江南的一座小茶寮里,她捧着一盏清茶,眉眼一如当年明艳。


       “你是游子么?”


       她摇头,眉眼弯弯,眸中笑意温柔。


       “与其做游子,我更喜欢做说书人。我想看遍那些千山万水的故事,然后细细说给你们听。”


        那些隐藏在时光洪荒中的吉光片羽,总要有人去寻找,而后铭记。


        她站在春风里,笑容清浅,如海繁华,与之无关。江南所有的春景,都隐没在那一笑中,连灼灼的桃花都失了颜色。


        她递给我一纸信笺,再次策马扬鞭而去,轻快的笑声被风送出很远。


        信笺上是半阕词。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马蹄践起一地落花,那潇洒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温润山水间,不是归人,胜似归人。八千里路云和月,还没看遍,也未说尽,天涯还远,红尘太深,怎能就此停下。


        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处处都是人间烟火,一拂袖便惊扰了流年,岁月的尘埃下,是欲说还休的怅然。一个转身,便已经年。我却清楚的记得,那年春日,那座小茶寮中,那一抹比漫天夕阳还要艳丽的红。


        青山隐隐,二十四桥的明月化作一场清梦。有人站在月下,玉钗敲碧竹,缓缓而歌。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


        月色如霜,笼罩了一场经年故梦。我坐在晃晃悠悠的小舟上,打捞满湖月光,轻轻唱出了后两句。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我想象着那红衣姑娘的身影,勾勒出长安的模样。这世上有一种情,无关风月,淡然如水,却最是难忘。


        后来陌上相逢,人面桃花,占尽风流。一别经年,人依旧。她如初见时那般笑着,眸中带了几点风霜。她行走在这红尘中,从只言片语的传言里,拼凑出一个个完整的故事,在清茶淡酒中,在湖光水色间,娓娓道来。


        分别那夜,她坐在城头,一身红衣,一壶老酒,看着城中万家灯火,眸中一点点染上暖意。


        “还记得那年那张信笺上的半阕词么?”


         “记得。”

        

         “你知道后半阕么?”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樽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月色清淡,她回眸浅笑,落了姑苏城外万树桃花。


        壶中清酒已尽,她跃下城墙,红衣烈烈,似一只绝美的蝶。她站在城楼下朝我挥手,笑意断了春风。


       “我亦是行人。还未行尽天涯,还未看遍世事,余生还长,相逢有期。”


        我站在城楼上,看着那一抹红渐渐消失在云水间,忆起从前那些低过屋檐的光阴。


        “山长水阔,天涯路远,珍重呐。”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