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他用十三载的时光画地为牢,走不出来,也不让人进去,紧拽着分不清的爱恨,固守一场年少旧梦。
是万劫不复,亦或海阔天空,早已不再重要。

“这江湖,欲济无舟。”
长身玉立的江氏家主荷香染衣,紫衫惊鸿。
仿佛还是旧日的少年公子,回首看见莲花坞千家灯火未熄。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