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故城雪
#恶友#

金鳞高台,一步一阶,枉费长情,断送长生。

……
“五十九。”
天地间雪色苍茫,红尘淡薄。

“六十。”
万里外流云退却,青山无踪。

金光瑶默数着脚下的台阶,雪花落在发梢和肩头,点染斑驳素白。
有青伞遮住头顶的一方天空,遮去一肩风雪。

撑着玉骨伞的少年一身金星雪浪袍,眉眼弯弯。
“看到我很惊讶?”

金光瑶抬头看了看他手中画着牡丹的玉骨伞。
“是看到你撑伞很惊讶。”

两人并肩拾阶而上,身后万重风雪。

薛洋手指抚过腰间降灾的剑柄,一缕寒意从指尖透到心上。
“你可知道我这四天去做了什么?”

金光瑶唇角含笑,手掩在广袖中。
“无非就是处理那些人罢了。”

薛洋看着他的侧脸,手中青竹伞微微倾斜几分。
“那个人帮你们兰陵金氏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现在没用了,而且他知道得太多。”
“所以,满门皆屠,死无葬身之地。”
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融入风雪中,消逝于天地间。

金光瑶脚步微顿,薛洋弯了弯唇,露出尖尖虎牙。
“我也知道得太多,不过我还有用,而且,孤家寡人。”

金光瑶停下脚步,侧身看着少年稚气未脱的面容,风拂过发丝。
“你不会死。”
一字一句,像是承诺。

薛洋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那就承敛芳尊吉言,不过,人总是会死的,谁都逃不过。”

两人相对沉默,片刻后继续踏雪拾阶而上。

“九十九。”
薛洋突然出声,金光瑶侧过脸看他,他笑着指了指脚下的台阶,有细碎雪花落在眼睫。
“走完了。”

金光瑶微怔,而后轻轻“嗯”了一声。
“阴虎符如何了?”

“快了。”

“等此事了结,我与你一起去看一样东西。”

“什么?”

金光瑶站在高台上,衣袂飘飘,看着金鳞台下皑皑白雪,透过万重山水,看见烟火人间。
“故城雪。”

薛洋伸手,雪花落在掌心,融成水痕。
“好。”

流年掠过屋檐,风雪数年,剑上鲜血尚温,依稀忘却故人颜。

故城雪。
何处是故城?
何处见故人?
那场雪,终究谁也没等到,谁也没看到。

火光血色中,有人言笑晏晏。

“血色融雪色,故城是黄泉。”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