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三分花事二分去,九十春光六十过。”

迅疾的时间总是漫不经心就滑过指间,苍老了年华,荒芜了岁月,回首时,只余万丈虚空。

将家主之位交予已长大的后辈,蓝曦臣便离开了云深不知处,一柄剑,一管箫,孤身一人,行过万里河山,看遍苍烟夕照。

似要追逐什么,寻找什么,走得太久,连他自己也忘了。只是这样一直走下去,忘了来路,不知归途。

蓝曦臣站在山巅,风吹起抹额与发丝,衣袂飘飘,似要乘风而去。

“阿瑶……”一个深埋心底,多年未敢提起的名字在唇齿间辗转,又消散于风中。

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可以抹平一切,在它面前,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盛名也好,骂名也罢,百年之后不过一抔黄土,万事皆为过眼烟云。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太久,久到老一辈的人只会偶尔提起,唏嘘几句,久到很多小辈都不知道这世上曾有一个万人敬仰又万人唾骂的敛芳尊,曾搅弄风云,最后一败涂地。

久到他忘了剑锋的冰凉,久到他忘了鲜血的温度,久到他只记得那人最后一眼的疯狂与决绝。

彼时年少,那个救了他的少年一身素衣,有阳光落在眼底,那人说:“我是孟瑶。”

后来,那个干净的少年着了一身华丽的金星雪浪袍,额间朱砂如血,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点点染上血污,一步步走向地狱。那人说:“我是金光瑶。”

蓝曦臣垂眸看着脚下翻腾的云海,良久后,将裂冰放在唇边,箫音清绝,却无听者。

曾有人站在金星雪浪前,笑若春风:“二哥的箫音举世无双,却只怕,曲高和寡。”

他将裂冰握在指间,笑意温柔:“知音有阿瑶一人足矣。”

那人逝后,世间千人万人,知音长绝。

时光流转,过尽千帆,记忆被时间的洪流冲刷,只留下零星的片段,在心底淡入淡出,不经意触碰到却又刺得人生疼。

这世上的黑白本就不是那么分明,谁对谁错又怎说得清,更何况,如今是非对错已不再那么重要。

因为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啊,此后生生世世相错,只剩长长怀想。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

“错过了,终究还是错过了……”

蓝曦臣转身,独自踏上山河故道,流光清瘦,穿过朔风飞雪,走过寒烟明月,与红尘同生共死,再无故人。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