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江澄视角,大概是《与姊书》】

姊葬于兰陵,于云梦远矣,今已数十载。

云梦十里莲碧,观之,忽忆旧事。

少时曾射纸鸢,皆由姊执笔而画,予以为常,未尝惜之。今姊已逝,予未藏之一二,悔之晚矣。

幸前日寻物于古室,见一纸鸢于高阁,腐朽陈旧,颜色斑驳,虽已蒙尘,然予知此乃姊昔日所画。

如获至宝,后当珍之惜之,亦睹物思人矣。

吾与婴幼时,皆由姊照料,衣食琐事,事无巨细而为之,姊乃至亲,深恩不忘。

姊于九泉,勿忧人间之事。

姊之子如兰,今已长成,芝兰玉树,有姊与其父之风采,今已为金氏家主,虽年少,然有予扶持,姊勿忧矣。

莫家子献舍,婴已还于世,云梦虽无双杰,然婴于姑苏蓝氏,得含光君惜之护之,此生无忧,姊勿挂怀。

予今为江氏家主,非昔日藏于姊身后之幼童,必将誓死而守家族,不愧云梦江氏之名。

明知不可而为之,予知之矣,必不坠江氏之威。

姊随夫婿于九泉,羁魂有伴,当不孤寂。然予唯憾不能与姊相伴以生,相依以死。

予今无他求,独守莲花坞而待余年,护姊之子如兰,幸其成,待其业,定不负姊之遗愿。

身前不可想,身后不可知,往事不可追,旧日不可思,不闻姊言,不见姊容。

银铃声声,新藕已成,姊魂可归?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