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曾有人站在金星雪浪前,眉间朱砂如血,于倾城日光下,对着他笑若春风。

后来,他再也没见过那样倾城的金星雪浪,记忆中只剩下一片血色。

寒夜无星,月色清寒,手指拂过琴弦,不知在对谁低语。

“倘若,倘若你只是孟瑶……”

孟瑶,那个干净温柔的孟瑶,那个未沾染鲜血的孟瑶。

似有人踏月而来,却又缥缈无踪,本就虚无的声音被吹散在风中,谁都没听见。

“可是,二哥,若我只是孟瑶,便永远追不上你的脚步。”

毕竟,名满天下的泽芜君,怎会和一个籍籍无名之辈相交。

从最初的孟瑶,到最后的金光瑶,少年的身影淹没在时光的洪荒中。

此后黑夜成地狱,万载无人间。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