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轩离#

(一)

我看着那个身穿白底金纹长袍的男子一步步走了过来,他模样生得极好,眉间一点殷红朱砂,胸前绣着的似乎是我在画中见过的牡丹。

我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生得这样好看的人,不对,是鬼。他眉宇间还带着几分矜傲,想必在人间时也是个贵公子。

他走到我面前停下,似乎还有些迷茫:“请问这是何地?”

我指着他方才走过的路:“这条路,名为黄泉路。”

“路边那些花,名为彼岸花。”

“这碗汤,名为孟婆汤。”

“那条河,名为忘川河。”

“那座桥,名为奈何桥。”

“我,是孟婆。”

他垂下眼睫,半晌才轻道了一句:“对了,我已经死了。”

他看着我,似乎笑了一下,像三月的春阳。

我没有见过阳光,只听入了幽冥的鬼魂说过人间有明媚的阳光,我想,大抵就是如他的笑容这般。

“在人间听孟婆这名字,一直以为孟婆是位老婆婆,不想竟是个小姑娘。”

我指了指面前的孟婆汤:“孟婆不是名字,只是因为最初熬汤的那位姓孟,便沿用了这个称呼。和你们人间一样,孟婆是可以交替的。”

他一愣,道:“原是如此。”

我将孟婆汤递到他面前:“喝了这碗汤,走过奈何桥,你便可以重入轮回。”

他没有接,问道:“喝了孟婆汤,我是不是就什么都忘了?”

“这是自然。”

他摇头:“我可否不喝?我有不能忘记的人。”

“这话我听得实在太多了,实在无甚新意。”

他沉默片刻:“那我可否先不入轮回,待我入轮回之时再喝这汤?我想在这等一个人,我欠了她太多,这次先抛下她入了幽冥,我不能又在她之前将她忘了。”

“她是你夫人?”

他颔首,唇角含笑,眼中似落了漫天星辰:“是,我夫人,她是世上最好的。”

我将那碗孟婆汤放下:“也罢,那就容你先留在这。”

他看了看那碗汤,笑容带着些许怀念:“我夫人也会熬汤,她熬的汤是最好喝的,只是……”

他脸上的笑容黯淡下去,眼中的星辰湮灭。




(二)

此后,他便留在这奈何桥旁,与我一同看着形形色色的鬼魂从这里路过。

一日,我问他是生前何方人士。

他答:“兰陵。”

我指了指他衣上绣的花:“这是牡丹么?”

他点头:“这牡丹名为金星雪浪。”

“金星雪浪,倾城牡丹,与你倒是相配。”

他微微弯了弯唇角,看到黄泉路旁的彼岸花,又敛了那丝笑容。

他抬头看着上空,似透过那无边的黑夜看到人间花开满城。

“我很想她。”

“她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是最好的妻子,也是最好的……母亲。”

“我们的孩子,才刚刚满月,我却就这样与他们阴阳两隔。”

“我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我说在奈何桥边等她,却又不想,不想在这里见到她。”

“我愿她在世间活着,好好活着,一世平安。”

我看出他本是极其骄傲,不屑多言的性子,现在却抛开一切矜傲,一字一句诉说着深埋在心底的情愫。

只是,他的夫人听不到。

他只能说给这黄泉路,这彼岸花,这忘川河,这奈何桥,还有我这没有心不懂世间情爱的孟婆听。

忘川河中漂来一盏盏莲灯,灯中烛火摇曳,下一刻似就要被卷入忘川河翻滚的波涛中。

他看着那些莲灯:“幽冥也放莲灯?”

我摇头:“这些莲灯是人间的生者为已逝的惦念之人所放,将逝者的名字写在莲灯上,莲灯最终会漂入这忘川河中。”

此后他便站在忘川河边,看着波涛汹涌的河面。

我知道他在等待什么。



(三)

他捧着一盏莲灯走过来的时候,我正数到第八百八十九朵彼岸花。

我看着莲灯上娟秀的字迹:“说来我从来没问过你叫什么,原来你叫这个名字。”

他颔首,垂眸看着手中的莲灯,有些艰涩的开口:“这是阿离写的,我能感觉到,她很伤心,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从认识她起,我就总是在让她伤心,我欠她良多,还没还完就离开了……”

其实,这世上,谁欠谁的,又怎能理得清,道得明。





(四)

当看到那个温婉的女子从黄泉路上一步步朝他走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他的神情。

他将他的夫人紧紧抱在怀里,一遍遍唤着“阿离”,我转身离开,不愿打扰这对重逢的夫妻。

我坐在奈何桥头,掰着手指算了算,其实他到这幽冥也没多久,他的夫人便也来了,还真是对苦命鸳鸯。

看着不远处那对身影,我突然想起曾听过的一个词——情深不寿。





(五)

我将两碗孟婆汤放在他们面前。

“这是你们最后的期限了,喝了吧,然后重入轮回,你们已经在这奈何桥边三年了。”

她咬了咬下唇,抬眸看着我:“孟婆,可否再宽限我们一日,再一日就好?”

她看向忘川河,声音苦涩:“明日,明日便是阿凌的生辰。”

他握着她的手,对我道:“孟婆,只要过了明日,我们便离开。”

看着这对夫妻,我只好叹气:“算了算了,最后一日,过了明日你们不走也得走,不然冥王怪罪我可担待不起。”

阿凌,这三年间我听他们说过无数次的名字,是他们的幼子。

第二日,忘川河中漂来了并蒂莲灯,上面的字迹十分稚嫩。

我看着他们将莲灯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似喜似悲。

她似乎哭了,只是魂魄是没有眼泪的。

“我们的阿凌会写字了,这是阿凌写的。”

他点了点头:“阿凌,长大了。”

他们看着莲灯,似在看着那个被独自留在人世的孩子。





(六)

她看着摆在面前的孟婆汤:“我们一直在这等着,想着,等阿凌长大一些,再长大一些,等他能好好照顾自己,我们便可安心重入轮回,却也只有短短三年时光。”

我摇头:“世间事,总是不如意的,在这幽冥也一样。”

她勉强笑了笑:“所以我们才总是奢求更多。”

他揽住她的肩:“阿离,放心吧,阿凌定会好好的。”

她看着他的眼睛:“我们的阿凌会一世安乐。”

我指了指那两碗孟婆汤:“所以你们现在可以安心重入轮回了。”

他看着她,像是看着整个世界,唇边笑意温柔:“阿离,就算喝了孟婆汤,重入轮回,我也不会忘了你,我定会找到你,欠你的,来世再偿。”

她颔首,眸中三月繁花盛开,笑容如往昔温婉:“好,我在来世等你。”

我看着他们喝下孟婆汤。

我看着他们十指相扣走过奈何桥。

我看着他们并肩踏入轮回。

我看着星辰落入黑暗,繁花散于尘埃。




(七)

忘川河中又漂来了并蒂莲灯,我算了算,是第十盏。

十盏并蒂莲灯,十年,再加上之前的那三年,十三年了,原来他们已经走了这么久了。

我抬头看着幽冥的无尽黑夜,想象人间花开满城的样子。

那个被留在人间的孩子,现在该是少年模样了。

我想起他们那个关于来世的约定,笑了笑,对着黄泉路边的彼岸花说出了那年不曾对他们说的话。

“放心,你们会如愿的。”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喝下的那两碗孟婆汤里,我少放了一味汤引,一味能让他们忘记彼此的汤引——彼岸花。

素来无心无情的孟婆,其实偶尔也会做做好事。

那盏漂浮在忘川河中的并蒂莲灯,上面两个名字紧紧依偎着。

金子轩,江厌离。

旁边还有一行小字。

来生来世,携手白头。并蒂花开,莫失莫忘。




评论(8)

热度(76)

  1. 沈清尹六月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