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忘羡#


魏无羡看到了前世射日之征时的自己,玄衣覆身,鬼笛吹彻,带着凉薄笑意,与蓝湛针锋相对。

他只认为蓝湛处处与他作对,没看到素来淡漠的含光君隐藏在眼眸深处的担忧与关切。

玄衣的少年将陈情握在手中,唇角三分笑意不达眼底:“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修鬼道是我的事,含光君,你管的未免也太多了,告辞。”

“你去哪?”

少年头也不回,没有丝毫犹豫:“含光君雅正高洁,我这邪魔外道就不在这碍你的眼了。”

他走得毫无留恋,没有看到站在原地的蓝湛瞬间黯淡的眸光。

魏无羡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曾发生过的一幕,蓦然发现原来自己曾对蓝湛说过这么多字字诛心的话。

看着蓝湛有些苍白的脸色,魏无羡想拉住他的手,却什么也触碰不到,只能徒劳解释:“不是这样的,蓝湛,对不起,你看看我,我在这里。”

蓝湛看不见他,只是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眸中被霜雪一点点覆盖,微微启唇,低喃出一个名字:“魏婴……”

唇齿间溢出的名字百转千回,似乎稍稍用力就会破碎。

场景一转,玄衣少年与蓝湛大打出手,他出手毫不留情,蓝湛却处处避让,最后更是生受了他一掌。

蓝湛退后几步,看着怒气未消的少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淡淡道了一句:“既然不想见我,我离开便是。”

蓝湛曾无数次站在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这一次,终换成他看着蓝湛转身离去。

看着这一幕,魏无羡心口似被针扎了一般,绵密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到全身,他想追过去拉住蓝湛,却因疼痛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分道扬镳的两人谁都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他抬手想挽留那一抹白色的衣角,眼前却渐渐模糊不清:“蓝湛,别走,蓝湛,蓝湛……”




“魏婴,魏婴……”

有人在耳边声声呼唤他的名字,带着焦急与担忧。

“蓝湛,别走!”魏无羡猛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蓝湛关切的面容。

蓝湛握住他有些冰凉的手:“我没走,我在。”

魏无羡抱住蓝湛的脖子,额头抵在他的肩上,几乎哽咽出声:“还好,还好你还在,蓝湛。”

蓝湛将他搂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无声安慰。

“蓝湛,你会不会离开?”

“不会。”蓝湛收紧了搂着他的手臂,声音温柔坚定。

不会离开,我守你百世无恙,除非天地归混沌,山河无日月。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