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本草七情之相反#
#恶友#

『两种药物同用,能产生或增强毒性反应或副作用。此为相反。』

“你笑里藏刀,我口蜜腹剑,合起来是两个十恶不赦,下地狱也有个伴。”

“你说,我们是不是天生一对?”

眉眼弯弯的少年一身金星雪浪袍,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坐在靠椅上,一颗糖在嘴里咬得“咯吱”作响,眯眼看着埋首处理公文的那人。

金光瑶闻言抬起头,眉间一点朱砂似血,唇角微弯:“一个人走黄泉路太过孤单,有个伴也好。将来能陪我下地狱的人,也只有你而已。”

薛洋忽然站起身,走到金光瑶面前,定定看了他半晌,俯下身,在他耳边低声道:“可是,比起我这亡命之徒,惜命的敛芳尊恐怕更要活得长久些。”

金光瑶含笑道:“那你待如何?”

薛洋直起身,笑嘻嘻道:“不如何,若真有那日,就烦请敛芳尊去收个尸。想来这世上能给我收尸的也只有你一个而已,然后我在黄泉路上等你。”

一语成箴。

金光瑶看着断了一臂,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薛洋,垂眸掩住万千思绪:“你可后悔?”

薛洋咳了一声,嗤笑道:“笑话,小爷做过的事,什么时候后悔过。”

金光瑶闭上眼:“你要死了。”

薛洋仍是笑:“所以你来给我收尸了。”

金光瑶低笑出声,笑声掩不住的悲凉:“是啊,所以我来给你收尸了……”

“成美……”

薛洋咳出一口血,打断他的话:“小爷我都要死了,你还喊这个名字来恶心我。”

金光瑶看着他的眼睛,语气认真:“因为这是我给你起的字,只属于我。”

薛洋一怔,而后大笑起来,又不断咳着:“好好好,随你,随你。”

薛洋抬眸看着金光瑶,眸光一点点黯淡下去:“虽然说过一起下地狱,但是,我可不想太早看到你……”

“好……”

如血残阳似利刃划开天幕,金光瑶换下素日的金星雪浪袍,一身素白衣裳,独自站在无碑的孤坟前,三杯酒倾倒在坟头。

“我今日用这残阳烈酒为你送葬,糖先欠着,等哪日我到了地府再亲手给你,可好?”

“你不说话,便是应了。”

只是,谁能想到,这颗糖却会永远的欠下去。

不久后真相被揭开,金光瑶在观音庙走投无路之时,想起多年前那日,虎牙尖尖的少年歪着头,似笑非笑。

“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入土为安,是不是很讽刺?”

而现在,伤痕累累的敛芳尊在观音庙中也说出了差不多的话。

“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呀。”

只是,那日他应了那人的要求,今日却无人垂怜自己。

金光瑶眼前是一片血色,唇角笑容淡不可见,小流氓说的没错,还真是天生一对。

只是,无论善恶,这天地总是见不得人间太过完满。

“真是抱歉啊,我恐怕要食言了,黄泉路你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了。”



有着尖尖虎牙,总是带着甜腻笑容的少年独自站在黄泉路上,等了一年又一年,久得连自己都快忘了时间。

有路过的孤魂野鬼问他在做什么,心情好之时便答上一句。

“等一个说要陪我走黄泉路,再陪我下地狱的人。”

他被束缚在这黄泉路上,往前一步便是地狱,往后无门。黄泉路,从来有去无回。

一入黄泉路,永不回阳关,不知人间事,哪晓事沧桑。

他又怎么知道,他要等的那个人魂魄被封印在石棺中,永不入地狱,再不入轮回。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