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本草七情之相恶#
#薛晓#

『一种药物能破坏另一种药物原有的功效。此为相恶。“相恶者,夺我之能也。”』

“我要他手染鲜血,我要他身沾罪孽。”

“我要他堕入地狱,我要他困于黑暗。”

“我要他,与我一样。”

白绫覆目的道长手持霜华,清明剑光中鲜血飞溅,本该是惩恶扬善济世救人的君子,却在无意中成了杀戮者。

黑衣的少年抱臂站在一旁,看着这剑光血色交织的画面,眼中带着一抹近乎疯狂的偏执,唇角笑容甜腻,尖尖的虎牙却让面容显出几分稚气。

他看着晓星尘白色道袍上沾染的一滴血迹,舔了舔唇角,笑容带了几分恶劣。真想看看,若是晓星尘知道死在霜华剑下的这些只是普通人,根本不是什么走尸,这温和没脾气的道长会是什么表情?

后来,他得偿所愿。

他看着那人茫然失措,看着那人绝望瑟缩,看着那人心如死灰,看着那人横剑自刎。

他看着白衣染血,清风消散,明月蒙尘,星辰摇落。
然后,他终于明白,黑暗中唯一的一道光,被他亲手扑灭了。

他杀了阿箐,这个唯一见证了他们义城平静时光又在最后告诉晓星尘真相的的小姑娘,他将义城变成了一座死城,除他之外,再无活人。他亲手埋葬了那些柴米油盐的静好岁月,将残留的痕迹也抹去。

他再次回到黑暗中,一个人,没有温暖,没有干净,没有饴糖,没有光。

他似乎还是那个肆意妄为心狠手辣的薛洋,没有为任何人改变。只是,那只从不离身的锁灵囊,那柄越用越顺手的霜华,那静静躺在棺中的白衣道长,都在嘲笑着他的自欺欺人。

某日薛洋路过某地的药铺,听见老大夫正在教导小学徒:“人参恶莱菔子,这两种药物不能同用,莱菔子会破坏人参的药效,《本草纲目》云:‘相恶者,夺我之能也。’相恶的药物一旦相遇,轻则药效抵消,重则两败俱伤,要记牢了。”

薛洋站在药铺门前,幽幽药香萦绕在鼻端,低声重复了一句:“相恶者,夺我之能也。”

忽然想起初遇时,晓星尘一柄长剑,一尾拂尘,眸如星辰,笑若春风,是世间一切都比不上的至洁至善。

发现站在门口的黑衣少年,老大夫问道:“这位公子可是要抓药?”

“你这可有能聚人魂魄,起死回生之药?”

老大夫一怔,摇头叹息:“没有。生死乃世间常事,公子看开些吧,何必太过执着。”

薛洋嗤笑一声,转身离开。直接或间接因他而死的人实在太多,手下无数亡魂,生死之事于他而言不过是寻常。只是偏偏有一个人是例外,对那个人,他偏生看不开,他偏要执迷不悟。

“晓星尘,你说当初你不好好做你的道长,来招惹我做什么?”

“哦,对了,你是上善若水,我是十恶不赦,必定会有纠缠。”

善恶不相容,却偏又相连。

你是我的黄粱一梦,我是你的万劫不复。

相遇后,彼此不得善终。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