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本草七情之相杀#
#忘羡#

『是相畏的深入,指一种药物能降低或消除另一种药物的毒副作用。此为相杀。』

鬼道损身,损心性。

这一句话上一世的时候蓝湛便对他说过无数遍,只是那时候的他不懂蓝湛的心意,一心只认为蓝湛是看他不顺眼。等自己发觉不对的时候却为时已晚,最终导致在乱葬岗身死道消。

上一世能压制那么久,还多亏了夷陵老祖那一副资质尚佳的身体。而这一世,本就是通过献舍禁术得来的身体,何况莫玄羽的身体本就资质平平,更是压不住修习鬼道所带来的副作用,反噬是迟早的事。

魏无羡捂住胸口,唇角笑意带了苦涩,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却不想竟来得这么快。

虽然一开始,蓝湛便从蓝家找出了修身养性的功法,并且根据他的情况潜心修改,再配合姑苏蓝氏特有的清心音,遍寻世间灵药,一日日温养。

刚开始的几年,确实效果显著。那时,蓝湛为他弹完一曲清心音,他便从背后抱住蓝湛,笑嘻嘻道:“蓝二哥哥,你就是我的解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那时,蓝湛反身将他抱在怀里,他将头埋在蓝湛颈窝,所以没有看到蓝湛藏在眼眸深处的担忧和哀伤。
如今,再上乘的功法,再绝伦的清心音,再珍贵的药材,也压不住鬼道带来的反噬。

沉疴入骨,药石无医。

魏无羡微微闭眼,掩住眸中苦涩,蓝湛,我多想和你白头偕老。

“喝药。”

蓝湛端着药碗走了进来,看着半倚在床榻上的魏无羡,眸中泛起波澜,启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说出这两个字。

魏无羡闻言,掩去眸中所有思绪,眉眼弯弯看着蓝湛:“这药可真苦,我要是喝了二哥哥有没有奖励?”

蓝湛伸手抚上他有些清瘦的侧脸,点头道:“有。”

“要什么都给?”

“什么都给。”

“好。”魏无羡乖乖喝光那碗褐色的药汁,微微歪头,撒娇一般向蓝湛伸出双臂。

“二哥哥,抱抱我。”

“好。”

魏无羡依在蓝湛怀里,微微弯眸,唇角带着三分笑意,只是眸光黯淡。

“蓝湛,唱首歌吧。”

轻柔的歌声响起,是一曲忘羡。只是,有些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怎么也压抑不住的颤抖。

“真好听。”

一如那年的玄武洞中,他们仿佛还是当年的少年,在绝境中相依,却仍带着希望。

而现在却是真正的绝境,往前一步便是生与死的深渊,再没有一丝得到救赎的希望。

歌声中,魏无羡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慢慢闭上眼,却还是努力抬眸看了一眼蓝湛。素来冷若冰霜的俊美面容似是化开了,被哀伤淹没,淡色的眸中是浓得化不开的悲哀。

魏无羡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抱歉。

抱歉啊,蓝湛,让你失而复得,又让你得而复失。

心口疼得撕心裂肺,魏无羡却还是努力弯了弯唇,想如平时那般开一句玩笑,出口的声音却是微弱无比。

“蓝湛,我只是……只是睡一会,就一小会,记得叫醒我……”

良久,头顶才传来蓝湛的带着颤音的回答,一个字却似用尽了全力。

“……好。”

魏无羡笑了笑,他终于在他最爱之人的怀里沉沉睡去,再不必承受尘世的风霜侵扰,那个人会将他护得很好,一如以前的岁月。

一滴泪落在魏无羡的额头,他却再也感受不到了。

蓝湛紧紧将他抱在怀里,似要将人融入骨血。低下头,轻轻一吻落在眉心,万般柔情。

“抱歉,这一次我不会再等你了。”

“我会去找你。”

“你说过,我是你的解药。”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