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本草七情之相畏#
#曦瑶#

『两种药物合用后,一种药物的毒副作用或功能被另一种药物所抑制。此为相畏。』

金光瑶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守在榻前的那个人,白衣胜雪,温文尔雅,见他醒来,眼中带着欣喜,忙过来伸手想将他扶起:“阿瑶,你醒了!”

金光瑶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被处理好,甚至连断臂都被接上。他微微侧身避开那人伸出的手:“不敢劳烦泽芜君,我能起来。”

蓝曦臣一怔,敛了眸中欣喜笑意,轻叹一声:“你可怨我?可恨我?不过,这也是应当的。”

金光瑶抬眸看了他一眼,勾起一个似讥讽又似苦涩的笑。

怨?自己机关算尽却从头至尾都没算计过一分的人,满手血腥却干干净净放在心尖上的人,却在最后毫不迟疑的给了自己穿心一剑,怎能不怨?

恨?他也想恨这个人,可是却做不到。

不能爱,得不到,恨不了。

良久,金光瑶才开口,声音低哑:“蓝曦臣,你为什么要救我?光明磊落君子端方的泽芜君,为何要费尽心思救一个十恶不赦声名狼藉之人?”

蓝曦臣沉默,为什么?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是为了求一份心安。可另一个声音却在反驳,若只是为了求一份心安,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冒着身败名裂家族蒙羞的风险,用尽了手段,费尽了心思去救一个背负举世骂名的人。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沉默。

半晌没听到答案的金光瑶轻轻一笑:“罢了,救便救了,能活着总是好的,多谢。”

蓝曦臣终于开口:“你已死过一次,已算赎罪,以前的事尘归尘土归土,不必再提。”

金光瑶闻言愣了愣,而后眉眼弯弯,像以前一样对着蓝曦臣笑:“那么,我可还能再唤你一声二哥?”

看着那双带着笑意的眸子,蓝曦臣终是点了头:“好。”

“二哥。”金光瑶含笑看着他,眸光潋滟。

蓝曦臣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微微避开那双似含着万千情感的眼眸:“我煎了药,去端给你。”

等蓝曦臣出去,金光瑶脸上的笑意褪去,一点点染上酸楚与无奈。能像从前那样,哪怕只是表面也好。

此后的日子,蓝曦臣陪着金光瑶在这养伤,调理身体,据蓝曦臣说这里是一处无名山,不会有人来。

看着在树下抚琴的蓝曦臣,金光瑶微微眯眼,似乎真的回到了以前那些静好的岁月。只是,表面上再怎样和谐,他们之间始终有什么不同了,一条无形的鸿沟横在中间,谁都跨不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并不是说过去就会真的过去。

蓝曦臣始终是姑苏蓝氏的家主,不可能长时间离家,他必须回云深不知处去处理事情的那日,金光瑶倚在桃树下,含笑看着他离开。

“二哥,我等你回来。”嫣红的桃花落了他一身,他就静静站在那里,站到夜色苍茫,站到天光乍破。

然后,将这里可以看出自己存在过的痕迹一一毁灭,着了一身素白衣裳,一步步往南走去,那里是万丈深渊。

他从醒来的那天起就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本就是已死之人,蓝曦臣再怎样用尽心思也不可能逆天而行,能救得了他一时,救不了他一世,他能醒来已是极限。这身体表面的伤全好了,看起来已无大碍,实则内里早已残破不堪。

这段偷来的平静时光,也该结束了。

这个地方早晚会被人发现,人心这东西,他最清楚不过。他早已罪孽加身,举世骂名,而那个人却是世人称颂大义灭亲光明磊落的君子,自己的罪名已够多了,又何必再去拖累那人一世清名。

他也想过与那人同归于尽,同堕地狱,只是,终究还是舍不得。那些血污,他一个人沾染就够了。

他一步步走在山林中,落了一身斑驳光影,白衣翩翩,似旧日少年。

“蓝曦臣,我只要你活着,在这没了我的世间好好活着,一世安然,百岁无忧。”

“此后风烟俱净,你红尘辗转,生老病死,都再与我无关。”

“我放过你了,生生世世,莫再相遇。”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