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本草七情之相使#
#双杰#

『在性能功效上有某种共性的药物主辅相配,辅药可助主药提高功效。此为相使。』

仿佛还是在梦里,六月的云梦十里荷香,神采飞扬的少年意气风发,眉宇间还带着几分稚气,扬了扬手里的长弓,眉高高扬起,笑容明媚如春阳。

“江澄,来射纸鸢?”

“来就来,谁怕你。”

那时的少年郎没有经历世事无常,尚不知人世沧桑,竹马之交,又怎会料到后来的殊途陌路。

长长的走廊上,眉目俊朗的少年搭着他的肩,信誓旦旦:“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姑苏蓝氏有双璧算什么,我们云梦就有双杰!”

那时的云梦万里晴川,莲花坞着眼繁华,纷乱世事还未侵扰平静岁月。少年人不知誓言才是这世间最脆弱的东西,经不起红尘的辗转消磨。

那个时候,可以活得潇洒张扬,可以笑得肆无忌惮,没有后来的道道枷锁,重重隔阂。

少年站在船头,手里举着莲蓬,偏头笑着唤他,身前是万顷碧荷,身后是静好岁月。

“江澄,江晚吟,晚吟师妹……”

果真是在梦里。

江澄睁开眼,揉了揉额头,眸中带着还未掩去的落寂。纤长眼睫垂下,落下淡淡阴影,再抬眸时无悲无喜,深沉眸色与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

披衣起身,推开房门,迎面的夜风微凉,拂过脸侧垂落的几缕发丝。廊下风灯轻晃,灯火微光,摇曳一场经年旧梦。

身后有人轻声笑语,穿越时光的洪荒。

“阿澄,阿羡,快进来喝汤。”

“江澄,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再不来我就把汤全部喝光。”

他转身,却只看到浓浓夜色,指尖触到一片冰冷的虚无。

从少年时光一路走来,到如今千帆过尽,风流云散,拥有过的已失去,未得到的也不再奢求,红尘路漫,天涯道远,他是独行人。

云梦,云梦,如云似梦,云散梦醒。

故地不堪重游,旧事不堪回首,你看他繁华锦绣,却不知身后早已凋零成荒凉。

两个人的莲坞旧梦,一个人的云梦双杰。

从总角之交,一步步走到陌路故人,此后,山水不相逢。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