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本草七情之单行#
#江澄#

『药材单独入药,用单味药就能发挥预期治疗效果,不需要其它药辅助。此为单行。』


跟十数载前相比,如今的莲花坞真的变得太多,站在莲花坞的大门前,连江澄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

有个词叫物是人非,于江澄而言,却是物非人亦非。

那个他熟悉的莲花坞,那些他熟悉的人,在那一场劫数中悉数化为乌有,余下的几人也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一个接着一个失去,最终留他一人。

今夜无月,只有漫天星河。

没有惊动任何人,江澄提了一盏灯,一壶酒,独自走到湖边。湖中莲叶似锦,莲花如缎,十里清香。

寻了一叶小舟,将灯盏放在船头,江澄半倚在舟中,任凭小舟随夜风在水中轻荡。

一口烈酒入腹,辛辣的滋味在喉中漾开,呛红了眼角,江澄微微蹙眉,嘲笑自己果然是太久没喝酒了。

上一次喝这么烈的酒是什么时候呢?太久了,已经不记得了。

年少时也曾痛饮佳酿,不用考虑太多事情,可以肆无忌惮地喝醉,不用管醉后之事,因为那时有人照顾他。

那时他还是身份尊贵的江氏少主,骄傲自负,一身不服输的傲骨,不用背负血海深仇,还未承担家族重担,眉眼间尽是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而后,所有的一切毁在那炎阳烈焰中。
双亲皆丧,十几岁的少年用尚且稚嫩的肩膀在家族即将倾覆之际担起重任,一步步让云梦江氏重回巅峰,为此他付出了多少代价,恐怕也只有自己知道。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很少喝酒,也再没醉过。肩上家族的重担让他不能毫无顾忌地喝醉,他必须随时保持清醒,因为身后已无人相护,而他自己还必须保护这个家族。

江澄又灌下一口酒,仰头看着漫天星光。最开始的那三个月,自己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

当时江家只有他和魏无羡逃了出来,之后魏无羡也失踪了,他在绝境中成为了仙门百家中最年轻的家主,召集幸存的江氏门生,独自奔波,联合其他被残害的世家,向歧山温氏复仇,独自承担了最艰难的三个月。

当时的千难万难,现在回头来看,却觉得也没有什么,之后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早已将那些压力化作寻常。

所有的一切,不过因了习惯二字。习惯了,便也感觉不到了。

夜风轻拂,荷香满舟,江澄曲膝仰躺在舟中,将酒壶放在一边,手背遮住眼睛。

那些过往,是时候该释怀了吧。什么云梦双杰,云梦不需要了,江家不需要了,他也不需要了,他一个人也可以承担起家族。

你看,这么多年,云梦江氏一直都是他独自撑起,在仙门百家中的地位与辉煌,也是他所缔造。

云梦江氏现任家主,江澄,江晚吟,一身傲骨从未折断,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他一个人也能做得很好。

良久,江澄悠悠坐起身,对着姑苏的方向遥遥举杯,三杯酒倾入湖中,涟漪一圈圈荡漾开,烈酒与湖水交融,无迹可寻。

一杯敬故人。

两杯断过往。

三杯祝余生。

此后山高水长,你和他携手同归,我独守云梦,再不相干。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