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红尘深处烟火凉#

(上次的追凌完整版)


金凌刚走下金麟台,便看见蓝思追撑着青竹骨伞站在漫天飞舞的白雪中,伞面上点染的数枝红梅在一片银白中显出几分艳丽。

白衣翩翩,少年风流,金凌一时恍了神。青竹伞举到金凌头顶,遮住风雪,蓝思追笑容温和,带了些许关切:“这么大的雪,阿凌怎么这样就出来了?”

金凌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不就是一场风雪,我哪有那么娇贵。”蓝思追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把伞又往金凌那边倾了倾。

蓝思追看了看周围,疑道:“仙子今日怎么没跟着阿凌?”

金凌:“被我舅舅借去莲花坞了。”蓝思追点了点头,金凌挑眉问道:“蓝景仪呢,怎么就你一个?”

蓝思追笑道:“和子真在他们在一起,还在清河,明日才来兰陵和我们汇合夜猎。”

金凌颔首:“那今日做什么?”

蓝思追:“听闻城西那家酒楼的膳食很有名,阿凌上次在云深不知处的清谈会后都没怎么用膳,这次我做东,请阿凌吃饭如何?”

想起在云深不知处只吃了一口的膳食,金凌仍心有余悸,深深看了一眼蓝思追:“能把吃饭弄得像吃药一样,你们蓝家也真是厉害。”

蓝思追温和一笑:“走吧。”两人撑着一把伞并肩走着,素雪纷飞,时光静好。

酒楼里,看着桌上摆着的都是自己平日喜欢的菜肴,金凌有些诧异的看着蓝思追,眼中笑意渐渐加深。

金凌让人温了一壶酒送上来,倒了一杯放在蓝思追面前,道:“上次你说云深不知处禁酒,偏是不喝,现在可不是在云深不知处,总可以喝了吧。”

蓝思追一愣,而后笑道:“好。”说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的时候发现金凌正盯着他看,便问道:“阿凌,我身上可是有何不妥?”

金凌咳了一声,忙移开视线,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金凌低头吃菜,又时不时瞟一眼蓝思追,好像看到了什么稀罕事。

蓝思追越发不解:“阿凌?”

金凌纳闷:“你没醉?”

蓝思追失笑:“自然没有。”

金凌“哦”了一声,继续低下头吃菜,蓝思追拿起一旁布菜的新竹筷往他碗里添了几道菜,金凌想了想,也往蓝思追碗里添了几样。

蓝思追弯了眉眼:“多谢阿凌。”

金凌耳根微红:“礼尚往来而已。”

夜晚,风雪已歇,兰陵银装素裹,别有风情。金凌站在阁楼上,倚着雕花栏杆,看着一旁的蓝思追:“喂,你带我来这里看什么?”

蓝思追道:“阿凌一会就知道了。”话落,夜空中突然绽放无数焰火,映着满城白雪,美得如梦似幻。

金凌抬头,愣愣看着夜空中色彩斑斓的焰火,焰火下更衬得眉目如画。

蓝思追看着金凌的侧脸,眉眼间尽是温柔笑意:“阿凌可还喜欢?”

良久,金凌才轻轻道了一句:“喜欢。”

金凌抬头看着不断绽开的烟火,蓝思追含笑看着他。月色与雪色交织,漫天烟火迷了眼,乱了心。

你眼中是倾世烟火,我眼中皆是你。





这是金凌看过的最美的一场烟火,也是最后一场。

你问后来?

后来啊,一个在金麟台娶妻生子,繁华背后皆是荒凉。一个在云深不知处寂寂终老,笑容之下是心如死灰。

金凌是兰陵金氏最年轻的家主,是金家嫡系的最后一个血脉,身上的重担由不得他再如少年时那般任性,由不得他因私人感情不顾家族利益。

金光瑶背负骂名逝世,兰陵金氏已遭受仙门百家排挤打压,金凌这个家主又年少无依,纵使有江澄帮扶,也不过是一时。于金凌而言江澄是亲舅舅,但于金家其他人而言江澄是云梦江氏的家主,始终是个外人。

巩固家族地位和利益最好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联姻。

青年模样的金凌端坐在主位上,眉目间没有了少年时的稚嫩,自是一派一宗之主的威严。他沉默了两个时辰,眸中有什么在渐渐熄灭,最后答应了金氏众长老所说的联姻。

一张鲜红的喜帖送到了云深不知处,蓝思追看着那两个并列的名字,手指一颤拨断了琴弦。

金凌大婚那日,金麟台十里红妆,一身庄重喜服的金宗主脸上却是没有半分喜意。蓝思追持着酒杯,笑容温文尔雅:“敬金宗主,祝金宗主与……金夫人,百年好合。”最后四个字说得极轻极淡,似乎就要飘散在风中。

杯酒敬故人,这杯酒斩断过往,了却前尘,再无瓜葛。

金凌沉默片刻,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握着酒杯的指尖泛白,隐隐带了一丝颤抖。

蓝思追转身下了金麟台,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他回头看了一眼花开倾城的金星雪浪,慢慢闭上眼睛。

谁都无法苛责谁,他们之间本就没有什么承诺,少年时的心意,就算彼此心知肚明,却始终没有开口说破。

年少时的青涩情谊,又怎敌得过世事的惊涛骇浪。身上太多的枷锁和牵绊,由不得一生任性洒脱。

据说那一日蓝思追在牡丹花前抚了一支琴曲,以贺金宗主新婚之喜。

据说那一日金凌下了一道莫名其妙的命令,兰陵金氏此后不许再燃放烟火。

那年冬日,茫茫白雪中同撑一把伞并肩而行的两个少年,终究是渐行渐远。

那年冬夜,在阁楼上并肩而行立同看烟火的两个少年,被尘封在记忆深处,眉目渐渐被岁月模糊。

要怪只能怪那年红尘太深,徒惹纠葛,那时烟火太凉,乱了时光。

此后悠长岁月,你红尘辗转,我深山独老,再无相知,故人两忘。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