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他从未得到,他终将失去。

他永堕地狱,他不得救赎。

他曾触碰过温暖,在那些骗来的时光中,以一个虚假的身份。

从头至尾,皆是荒唐与欺瞒。


【莫失莫忘】

爱笑爱吃糖的无名少年,白绫覆目的白衣道长,活泼好动的小姑娘,三个人的义城时光,柴米油盐,与世无争。

“道长,今夜捎上我怎么样?”

“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那我不说话,我给你背剑,给你打下手,别嫌弃我嘛。”

他将獠牙隐藏在甜腻的笑容之后,微眯的眼中带着危险的光芒,尖尖的虎牙却像孩子般稚气。

他以无害的姿态跟在那人身边,脸上笑容甜腻,背后降灾森然,口蜜腹剑,笑里藏刀,轻轻巧巧揭人伤疤,在心口上狠狠插上一刀,又轻易让人展颜。

平静的日子过得一久,他变得连自己都有些陌生,看着每天桌上放着的那一颗糖,看着那人温柔的笑容,竟偶尔会冒出来一些连自己都觉得荒唐可笑的想法。

比如就这样一直隐姓埋名下去,比如就这样一直平淡的生活下去。

只是,可能么?

完全是两个极端的人,从一开始的相遇就是错误,而后一错再错,又怎会有什么好结局。


【虽失勿忘】

命运不会放过任何人,要背负的宿命,谁都逃不过。

被隐藏的过去,被遮盖的真相,淋漓的鲜血让所有的平静一瞬间支离破碎,再无还原的可能。

万劫不复,不死不休。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一句话将一切抹杀,曾透过浓浓黑夜看到的一点微光再次被黑暗遮住,摧毁他所有理智,于是他口无遮拦,将一切残酷真相揭开。

“救世!真是笑死我了,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你一无事成,一败涂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字字诛心,伤人伤己。

至洁至善的道长发现自己的长剑早已沾染无辜者的鲜血,立志救世却背负无数杀孽,而这一切都是这相伴数年的少年所设计。善意错付,罪业加身,被铺天盖地的绝望淹没。

“饶了我吧。”

白色的道袍沾染鲜血和尘土,满手的罪孽无法洗清。透骨绝望,无法面对,于是长剑刎向脖颈,鲜血只能用鲜血来清洗,来偿还。

明月被黑暗吞噬,星辰终于坠入地狱。如他所愿。

只是为何会有一瞬间的心悸与慌乱,为何会微微红了眼眶?

“是你逼我的!”

“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试图用恶毒的话语掩盖内心的不安与惶恐,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说服别人,他仍是以前那个心狠手辣,肆意妄为的薛洋,哪怕面对尸山血海仍能面不改色谈笑风生,又怎会因为一个在他看来本是仇人的道士之死而乱了心神。

自欺欺人罢了。

所以,当他发现那人连魂魄都碎了的时候,内心的不安与惶恐再也无法掩饰,再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第一次是在七岁那年断指之时。

那人死了,彻彻底底死了,被他一步步逼死了,只剩几缕随时都会消散的残魂。

“锁灵囊,锁灵囊。对了,锁灵囊,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囊……”

他背着那人早已冰冷的尸体,跌跌撞撞,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又像个失去重要东西的孩子。

锁灵囊能留住几缕碎魂,却留不住被打破的平静时光,救不回笑意温柔的白衣道长。

最终,义城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他守着那人的尸体和残魂独自在这鬼气森森的小城里活着,再也没见过光明。

他终于失去了那个待他温柔,给他饴糖,予他阳光的人。

那人静静躺在棺中,再也不会对着他笑,跟他说一句话。

他想要让那人活过来,重归于世,即使他知道那人已恨透了他,定然不会希望被他所救,甚至是根本不稀罕。

他看着棺中的道长,声音亲昵甜腻:“就算你不稀罕,我也要让你活过来,你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么?道长,我们之间还没完呢。”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执着些什么,那入骨的执念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或许只是不甘罢了。

不甘心清风散,明月落,晓星沉。

不甘心在触摸到温暖后又重新回到寒冬独自伶仃瑟缩。

不甘心在看到光明后又再次堕入黑暗不见天日。

指尖轻轻拂过霜华,锁灵囊还在贴身放着,他微微弯唇,眸中却看不到半分笑意,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幸好,他现在还有一柄霜华、几缕残魂没有失去。

他换下黑衣,着了一身白色的道袍,白绫覆上眼眸,一步步踏入义城森森的鬼雾中。

“道长,你可要等着我。”



【终失终忘】

因了那一份理不清的执念,他再次卷入这漩涡中。或者说,从来就没有真正离开过。

而后,凌然剑光中,他失了霜华。

“还给我!”

“薛洋!你要他还给你什么?霜华吗?霜华又不是你的剑,你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

句句刺入肺腑,毫不留情揭穿他自欺欺人的假象。
是的,剑光清明的霜华不是他的,他的剑名为降灾。灾降于世,和霜华是两个极端,就像他和晓星尘。剑不相容,人更不相容。

那些挑衅般的逼问,明知是计,却还是忍不住反驳,歇斯底里,矢口否认,掩饰深藏心底的隐秘被戳穿后的惶然。

“那你倒是说说,我心里清楚什么?我清楚什么?!”

“你的确是在复仇。可你究竟是在为谁复仇?可笑。如果你真想复仇,最应该被千刀万剐凌迟的就是你自己!”

自欺欺人,到头来,骗不了自己,更骗不了别人。

真正罪无可恕的,一直都是自己。是他将那人逼入绝境,将那人拉入地狱,亲手摧毁了一切。

他失去了一切,最后连安放那人残魂的锁灵囊也失去。

“给我!”

没人会将锁灵囊给他,每个人都认为,清风明月的道长,就算是几缕残魂,也不能继续落到他这个十恶不赦之人的手中。

他抢不回锁灵囊,还被斩断手臂,他的世界被血色染红,这次是他自己的鲜血。

其实从一开始,那些善意,那些温暖,从来都不是给他的,是给那个无名的少年。所以当他的伪装被揭破,重新成为薛洋之时,便什么都留不住。无论是霜华,还是锁灵囊,亦或是最后一颗糖。

血色与黑暗交织,一点点席卷而来,将他吞噬。

手指,善良,干净,温暖,手臂,饴糖,性命。

他这一生,便是在不断的失去。

都道人死如灯灭,所有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生前所有的恩怨纠缠,死后再不相干,再无牵扯。

他死了,堕入地狱,不得救赎。

他死后多年,那人的魂魄终于聚齐,得以重新转世轮回。

他身处地狱,抬头看着白衣的道长站在奈何桥上,沉默片刻后饮下一碗孟婆汤。

他拼尽全力终于在那人踏出最后一步之时站到了奈何桥上。

“道长!”

白衣的道长转过身来,眼眸清隽,看着眼前有些狼狈的少年,温声询问。

“你认识我?你是何人?”

他看着那双完好如初的眼睛,一时失了神。半晌,才轻笑出声。

“不认识,陌路人罢了。”

白衣道长轻轻颔首,笑了笑,转身走下奈何桥,没有丝毫迟疑与留恋。

他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白色的身影一步步踏入轮回路,直至消失不见。他转身,唇角重新挂上一抹笑意,往地狱的方向行去。

从此后,你轮回转世,我永堕地狱,再不相干。

黑暗中那抹微光,永远消失了,再不会出现。

现在,他终于什么都失去了。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