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忘羡#

       夷陵乱葬岗大捷已过去数年,那一役成为了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经久不息。他们说着仙门世家如何威风凛凛,如何大获全胜,说着夷陵老祖如何狼狈败北,如何身死道消。

        他们只道成王败寇,似乎胜利的一方便是正义的一方,失败的一方便是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他们将胜者抬高到云端,将败者贬低到尘埃。

       他们不会关心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不会关心那些光鲜亮丽背后的斑斑血泪,不会在乎那些冠冕堂皇背后的阴谋诡计。他们只会捕风捉影,听闻只言片语,然后大肆渲染,如同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那负琴执剑的白衣男子听着市井的闲言碎语,眉目间似染了寒霜。他垂下眼睫,遮住眸中万千思绪,而后转身,一步步往乱葬岗行去。

       乱葬岗上,满目疮痍,看不出一丝曾有人存在过的痕迹,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役中灰飞烟灭。这些景象蓝湛已是万分熟悉,这些年他已来过这里无数次,然而除了第一次来找到温家那个孩子之外,其他每次都是毫无所获。

       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琴弦,琴音泠泠,是那曲已弹奏过无数遍的问灵,曲毕,依旧如从前一般无人应答。那个人,真的魂飞魄散了吗?

       那丰神俊朗的少年,曾提着两坛天子笑站在云深不知处的墙头,落了一地酒香;曾在彩衣镇中碧灵湖上将一只圆溜溜的金枇杷递到他面前;也曾在金麟台上擦肩而过,在酒楼里不欢而散。

       那些过往,一点一滴都是那么清晰,一幕幕萦绕在眼前,刺得心口生疼。

       琴声再起,带了几分柔软缠绵之意,是曾经在屠戮玄武洞中蓝湛唱给魏无羡的那支曲。曲中是青葱的少年心事,承载着无法言说的情意。只是,魏无羡至死都不知道。

        魏无羡不知道这首曲子的含义,更不知道有一个人早已爱他入骨。

       蓝湛抱琴起身,眼眸中有什么渐渐融化,散成点点涟漪,似春雪初融,片刻后又归于平静,再无一点波澜,甚至带了几分透骨的凉意。

       本是完全迥异的两个人,命运却一次次交缠,他甚至不知道那风流俊朗的少年是何时入了他的眼,入了他的心。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早已刻入骨髓,再难放下。

       然而世事无常,他们终是在命运的两端渐行渐远,他甚至没能见到魏无羡最后一面。那些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只能随着那人深埋心底,化为刻骨相思,却再也无从提及。

        “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那些少年情事,曾经不可说,不能说,如今无可说,无处说。

       他为他入了红尘,那人却已不在红尘。

       他不知道他还会重归于世,所以,他不是在等他,他是在用余生祭奠那还未盛开就已凋败的少年心事。

       思追,思追,思君不可追。山长水阔,再无故人,他在没有他的寂寥天地里画地为牢,少年情愫,用一生去殉葬。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