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恶友#
(最近沉迷恶友无法自拔,张嘴吃糖)

       金光瑶总说让薛洋在外面闯祸的时候别穿金星雪浪袍,薛洋从来没听过,每次都是大摇大摆穿着那身明晃晃的金星雪浪袍掀了人家的摊子,而每次不厌其烦来给他善后的都是金光瑶。

       薛洋曾经思考过他和金光瑶的关系,大概可以算是朋友,却又不是世人所定义的那种朋友。他们可以为了对方而对付旁人,亦可以为了自己而彼此刀剑相向,这种关系远比朋友复杂得多。

       一开始只是相互利用,而到最后多多少少又存了几分真心,谁又知道呢?都是戴着面具而活的人,在彼此面前可以大方的卸下所有伪装,至少那个时候,不是那些虚情假意的应酬。

       薛洋站在不远处,抱着手臂,看着金光瑶赔给那个被他掀了摊子的摊主银子,认真想了想,这么多年来,金光瑶似乎是第一个愿意帮他处理烂摊子的人。

       金光瑶走到薛洋面前,无奈道:“这次人家哪里又得罪你了?东西又不合你意?”

       薛洋道:“都不是,我只是单纯看他不顺眼。”

       金光瑶叹气:“算起来我有一半的银子都是用来替你赔给别人的。”

        薛洋嗤笑:“堂堂敛芳尊会在意那一点钱财,要不我帮你抢回来?”

       金光瑶哭笑不得:“算了,走吧,我就随口一说。”

       薛洋随手从路过的小贩那里拔下一串糖葫芦,金光瑶认命付钱。沉默半晌,金光瑶突然道:“成美,若有一日我不得不出手对付你,你会如何?”

       看着金光瑶脸上没有了一贯温和的笑意,甚至带了几分严肃,薛洋挑眉,无所谓道:“那你尽管出手便是,还怕我怪你不成。”

       金光瑶刚要开口,薛洋把手里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往地上一扔,嫌弃道:“说了多少次了,别叫老子成美。”

       金光瑶弯起唇角:“我也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出来闯祸的时候别穿金星雪浪袍。”

       话落两人相视一眼,大笑起来,引得路人侧目。

       走到岔路口的时候,薛洋突然拍了一下金光瑶的肩,弯了眉眼,露出尖尖的虎牙:“你我之间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你尽管动手,我不怪你,亦不会恨你,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

       薛洋说完转身便往炼尸场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挥了挥手:“到时候生死有命便是。”

       金光瑶站在原地,看着薛洋渐行渐远的背影,低笑一声:“是啊,我们终归是同一种人。”笑容温和,却带了几分悲凉。

        次日清晨,薛洋见到金光瑶的时候,金光瑶站在门口,手中托着一个小盒子,脸上带着笑意。

        薛洋挑眉:“敛芳尊这么早就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金光瑶笑道:“指教不敢当,不过是有些小玩意送来给客卿尝尝。”

       薛洋接过他手中的小盒子,打开后是满满一盒饴糖。薛洋有些诧异:“糖?”

       金光瑶揶揄道:“怕我下毒?”

       薛洋扔了一颗糖在嘴里,甜腻腻道:“敛芳尊亲手送来的,毒药我也照吃不误。”

       金光瑶笑着摇摇头,刚要说话,薛洋便将一颗糖塞进他嘴里,甜味在舌尖融化。

       薛洋捧着糖盒,笑眯眯看着他:“看在金公子大清早来送糖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给你吃一颗。”

       金光瑶失笑:“那就多谢薛公子慷慨了。”


       总会有一个人愿意给你糖的,与善恶无关。

评论(1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