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一生辜负看花心#
#曦瑶#

        “桃李花开人不窥,花时须是牡丹时。”

       金麟台那片金星雪浪,花开倾城,这似锦繁花能一季一季的开下去,而有的人却是一生一会,别后相见无期。

       自从兰陵金氏换了家主后,蓝曦臣已经很久没再踏足金麟台,这次金家的清淡会他却出人意料的前来赴会。白衣胜雪,抹额端正,一如从前温雅,只是眉目清减了几分。

       清淡会结束后他站在金麟台前,看着那片金星雪浪,一站便是一个时辰。有人缓步而来,一身金星雪浪袍,眉间一点朱砂,少年眉目如画,行礼道:“泽芜君。”

       蓝曦臣还礼:“金宗主。”金凌虽是晚辈,尚且年少,但已是一宗之主,礼不可废。

       金凌道:“泽芜君是在赏花?”

       蓝曦臣微微一笑:“今年金麟台的金星雪浪开得甚好。”

       金凌点了点头:“泽芜君若是喜欢不妨移栽几株到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一愣,而后笑着摇头:“多谢金宗主美意,只是这金星雪浪开在金麟台才是最好的。”

       与金凌交谈几句后蓝曦臣告辞离开,身后那片金星雪浪在阳光下开得无比耀眼。

       离开金麟台后他没有立刻御剑回姑苏,让跟在身后的蓝家小辈和门生先行离开,自己一个人走遍了兰陵城中的大街小巷。

       周围的景色熟悉又陌生,他曾经看过这城中很多地方,但那个时候,他身边还陪着一人。那人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笑意,带着他看兰陵的景,弯眸浅笑,轻唤一声“二哥”。

       蓝曦臣回到云深不知处的时候,蓝家众小辈聚在一处,忐忑不安的看着他。蓝曦臣问道:“这是怎么了?”

       几人散开,露出地上一个摔碎的花盆,和一株残败的牡丹。一人低头请罪:“是我没控制好剑气,请泽芜君惩罚。”其他人也低着头不敢多言,毕竟这盆牡丹是蓝曦臣最喜欢的。

       蓝曦臣看着地上那破碎的花盆,花盆中那株原本开得正好的金星雪浪此时残败不堪,洁白的花瓣七零八落,沾了泥土,根部被剑气所伤,这株花已经死了。

       沉默半晌,蓝曦臣摇头:“无事,你们下去吧。”众人闻言面面相觑,行礼后退了下去。

       蓝曦臣轻叹一声:“这金星雪浪果然是开在金麟台才好。”他拾起地上的残花,忆起了那个送他这盆牡丹的人。

       那年春色正好,金光瑶亲自捧着一个精致的花盆来了云深不知处,花盆中是一株花开鲜妍的金星雪浪。金光瑶笑意盈盈:“这金星雪浪开得甚好,送一株给二哥赏玩。”

       那以后,云深不知处便多了一株金星雪浪,也是唯一的一株。而现在,这唯一的一株也没了。

       碎裂的花盆割破了蓝曦臣的手指,鲜红的血滴落在白色的花瓣上。一如当年的观音庙中,那人胸口的血染红了胸前绣着的那朵金星雪浪。

       蓝曦臣恍然想起,曾有人问过他:“泽芜君,你此生光明磊落,君子端方,可曾辜负过什么?”那个时候他笑着摇头,答了一句“没有”。

       那么,现在呢?

       夜色如水,蓝曦臣提笔在纸上渲染,画出大片盛开的金星雪浪。他还想再勾勒些什么,却顿住了笔,最终只提笔落下两句诗。

       “今日满栏开似雪,一生辜负看花心。”






文中诗句出处:

桃李花开人不窥,花时须是牡丹时。——(宋)邵雍《洛阳春吟》

今日满栏开似雪,一生辜负看花心。——(唐)张又新《牡丹》

评论(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