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恶友#

金光瑶第一次见到薛洋,是在夔州,熙攘的市井中,少年正咬着糖葫芦上裹着的糖衣,眉眼弯弯,虎牙尖尖,面容还有几分稚气。

很难想象,这样的少年就是情报中所说的飞扬跋扈,对鬼道很有天赋的那个人。

但金光瑶见他的第一面就知道,他和他是同一种人。

后来的事顺理成章,薛洋跟着金光瑶回了兰陵,成了金家的客卿。他或许是兰陵金氏年纪最小的客卿。

薛洋扯了扯身上的金星雪浪袍,撇嘴道:“你们这些名门世家规矩就是多,还不如我在夔州自在。”

金光瑶放下手中的文书,笑着摇了摇头:“规矩多也没见你遵守多少,哪里不自在了。”

薛洋冷哼一声:“那为何禁足我,不就是教训了几个没长眼的人。”

金光瑶无奈:“你暗地里教训多少人都没事,为何要当着大……赤锋尊的面,也幸好他有急事离开,将此事交给父亲处理,否则就不是禁足几天了。”

薛洋拿起桌案上果盘中的苹果,狠狠咬了一口:“谁知道聂明玦竟会一个人跑到那种小地方,还这么多管闲事!”

沉默片刻,金光瑶道:“说来那几人到底如何得罪你了,你明明看见赤锋尊还要动手割了他们的舌头?”

薛洋微微眯眼,弯唇笑道:“自然是说了不该说的话。”而后抛掉手中的果核,转身推门走了出去,“我出去逛逛。”

金光瑶道:“你还在禁足中。”

薛洋头也不回:“那又如何。”

金光瑶无奈摇头,薛洋突然转过身,笑眯眯道:“你想不想知道那几人说了什么?”金光瑶愣了愣,还没开口,薛洋又笑道:“偏不告诉你。”而后转身就走,笑声落了一地。

金光瑶轻笑一声,继续低头看桌案上的文书。

薛洋走在路边,顺手扯下一朵盛开的金星雪浪,想起那几人昨日说的话,唇角甜腻的笑容带了几分危险。

他垂眸看着手中的金星雪浪,低声道:“那些话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即使你早就听过无数遍。”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