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江宗主每天都想甩鞭子#

(和之前的#那些年金宗主带孩子的日子#是姊妹篇)

(一)

江澄第一次知道,小孩是一种非常麻烦的生物,他们可以用那种独特的哭声哭到你怀疑人生。

江澄现在就非常想把怀中这个哭到他怀疑人生的生物甩出去。但他不能,因为这是他外甥,亲外甥。

看着小阿凌终于咬着指头睡着了,江澄松了口气,也有些庆幸,前几天阿凌在金麟台这么哭的时候可是尿了金光瑶一身。

把小阿凌放在摇篮里,江澄皱眉看着他含在嘴里的手指,伸手把那截白白嫩嫩的手指从口中拿了出来,然后,“哇……”莲花坞再次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哭声。

江澄非常想给自己一紫电,让你手贱!

(二)

江澄今天心情不错,因为小阿凌会说话了。

更令他高兴的是,小阿凌可以口齿清晰的叫他“舅舅”,而叫金光瑶的时候是发音不准的“小酥酥”。

但是,自从他把金凌放到肩膀上逗了一会,之后把金凌交给奶娘照顾,因正事在金麟台转了一圈后,金家的人看他的表情就有些奇怪。

江澄找出来一面铜镜,看到自己满头的点心渣子后沉默了。他终于知道那些人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奇怪了,是想笑又不敢笑憋的。

江澄转头看着在软榻上玩银铃的小阿凌,想起来他抱金凌的时候金凌刚吃完点心,还没擦手。

江澄瞪眼:“你让你舅舅我丢人都丢到金家了!”

听到声音,小阿凌抬起头,朝江澄咧嘴笑,软软糯糯喊了一声:“舅舅。”

江澄:“……”

好可爱,发不出火了。

(三)

金凌被金光瑶派人送到莲花坞的时候,手中抱着一只黑色的小奶狗。

江澄挑眉:“居然是灵犬,哪来的?”

金凌蹲在地上,低着头和小狗玩:“小叔叔送的。”

江澄“哦”了一声,又问道:“叫什么名字?”

金凌依旧低着头玩狗:“小仙子。”

江澄表示非常满意这个名字,又道:“灵犬最好从小训练。”

金凌仍低着头:“知道。”

江澄咬牙大声道:“金凌!”

“啊?”金凌疑惑的抬起头看着江澄,地上的小仙子也抬头看着江澄。

被这一大一小两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江澄沉默了,而后也蹲下身,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仙子湿漉漉的鼻子,然后又戳了一下。

金凌:“舅舅,你是不是也喜欢狗?”

江澄:“……”

金凌看了看江澄,又看了看仙子,而后把仙子抱在怀里站起身,后退了几步,站得离江澄远了一些,抱着仙子的手又紧了紧,坚定道:“舅舅,你别想打小仙子的主意,这是我的狗!”

江澄气结:“臭小子,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金凌又后退了几步,道:“舅舅你为什么不在莲花坞也养几只小狗?”

江澄突然板起了脸,沉默半晌,才道:“麻烦,不养。”

金凌看着江澄有些不太好的脸色,思考半天,似乎做了什么决定,慢慢挪过去,把仙子举到江澄面前,道:“既然舅舅你喜欢小狗,那小仙子借你抱一会,是借,要还的。”

江澄:“……”

虽然外甥很贴心,但还是想揍一顿怎么办。

(四)
江澄沉着脸把和一群人打架在地上滚了一身泥的金凌提回了莲花坞,阴着脸给金凌擦药,一言不发。

擦完药,江澄才开口:“知道你哪里错了吗?”

金凌红了眼,仰着头道:“我没错!他们那样说我,我打他们有什么错!”

江澄道:“看来你还不知道错在何处。”金凌还想辩驳,江澄又道:“你是我云梦江氏的人,又是兰陵金氏的小公子,随手一挥都有人来替你教训那些人,你什么身份,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没想到江澄会说出这些话,金凌愣愣的看着他,眼睛更红了,半晌才哽咽道:“舅舅……”

江澄转身:“行了,去吃饭。”

饭桌上,金凌喝了一口莲藕排骨汤,皱眉道:“这汤怎么这么咸?莲花坞什么时候换新厨子了?”

江澄拿着汤勺的手一顿,淡声道:“哪里咸了,喝。”

金凌又喝了一口,然后抬头:“真的咸,不光咸,好像还糊了。舅舅,还是再换个厨子吧。”

江澄摔筷子:“闭嘴!”

金凌:“舅舅?”

江澄深吸了一口气,让人把汤撤了下去。

晚饭后金凌在院子里遛仙子,听到有侍女在交谈。

“今天小公子出去后宗主居然亲自下厨了,熬了莲藕排骨汤,第一次见宗主下厨。”

“是啊,对了,下午宗主还亲自去教训了一群人,也不知那些人做了什么。”

晚上,金凌敲开了江澄的门,江澄皱眉:“这么晚了还不睡?”

金凌磨蹭半天,才道:“舅舅,其实今天的莲藕排骨汤挺好喝的,不咸,也没糊,真的!”

江澄:“……然后?”

金凌:“就不用换厨子了!舅舅,我去睡觉了!再见!”

金凌喊完就一溜烟跑了,留江澄站在门口吹了半天的夜风。


(五)

已是少年模样的金凌抱着一堆画轴进了莲花坞。

江澄看着他:“这些是什么?”

金凌将画轴一股脑放在桌上:“画。”而后将其中一幅展开,道:“舅舅你看这个怎么样?”

江澄看了一眼,上面画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江澄道:“不怎么样。”

金凌把画扔在一边,又展开一幅:“那这个呢?”

江澄:“一般。”

金凌又扔,一连展开了六七幅,都是女子的画像,江澄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你拿这些画来做什么?”

金凌:“给你相亲。”

江澄差点被呛到,瞪着他:“你说什么!”

金凌道:“小叔叔和我都觉得,要找个人照顾你,舅舅你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江澄很想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大人的事小孩少管!”

金凌拿着画继续道:“这些画上的姑娘家世样貌品行都不错,舅舅你再看看?”

江澄已经拿出了紫电,金凌见势不好忙溜了出去,一边还高声道:“舅舅,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找个舅母?”

江澄手持紫电追了出去:“给我闭嘴!下次再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到莲花坞,我就打断你的腿!”

金凌已经跑远了,仙子跟着他飞奔,远远传来金凌的声音:“舅舅,我回金麟台了!记得看画!”


(六)
金凌蹲在一棵树下,仙子趴在他旁边。沉默半晌,金凌拍拍仙子的头,眼眶有些红:“仙子,原来做家主这么累。仙子,如果小叔叔没有……”

“阿凌?”不远处突然传来江澄的声音。

金凌吓了一跳,慌忙跳了起来:“舅舅?”

江澄快步走过来,皱眉看着金凌:“刚当家主没几天,怎么又跑到云梦来了?你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了?”

金凌扭过头:“没有!”

江澄道:“来云梦也不去莲花坞,蹲在这里做什么?像什么样子!”

金凌没说话,江澄突然揽住他的肩:“去莲花坞,明日我随你回金麟台。”

金凌抬头:“舅舅?”

江澄:“走吧。”

走了几步,金凌低声开口:“舅舅,我想喝你熬的莲藕排骨汤。”

江澄沉默片刻,道:“好。”

次日,江澄提着紫电上了金麟台,有些不太老实的金家人终于意识到,虽然没了金光瑶,金凌却还是有人撑腰的,大名鼎鼎的三毒圣手,自然不会放着自己的外甥不管。


(七)

江澄一步步走下了金麟台。

来的时候是他和金凌两人,离开的时候是他自己一人。

看着年纪轻轻就做了家主的金凌,江澄突然想起了自己。他当家主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少年。

只是,不同的是,金凌还有他这个舅舅可以依靠,而他当时却只有自己。

那三个月他凭着一己之力重整江家,作为仙门百家中最年少的家主,上面又有温家压着,他却只能咬牙承受,用稚嫩的肩膀担起一个家族。

不知不觉,竟已是这么多年。

江澄回头看了一眼高高的金麟台,而后转身离开,再没回头。

金凌,终归是要长大的,会有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新的开始。

而他自己,始终只是一个人。

一个人活在旧梦中,一个人独守云梦。

江澄独自回了云梦,正是六月,云梦的莲花开得正好。

江澄站在莲花坞前,站在漫天夕阳中,他突然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黄昏。他和另一个人一起走着,有人倚在门口,含笑等着他们回家。

可是,等他走进莲花坞的时候,里面只有恭敬问好的声音。寂静,庄严,不是以前那个有着欢声笑语的莲花坞。

夜晚,星光淡如梦。

江澄提了一壶酒独自躺在湖中的小舟上,荷香满舟。

小舟晃晃悠悠,似一场经年故梦。

江澄闭上眼,有多少年没做过这样的事了,太久了,已经记不得了。

良久,江澄突然起身,低头看着湖面。

水面上,对影成双。

评论(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