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
#曦瑶#

蓝家的家宴已经结束,蓝曦臣持了玉箫,独自去了云深不知处的后山。他站在山崖上,一曲箫音绝世,却是带着化不开的悲凉。

夜风拂过,轻扬起他的抹额,衣袂飘飘,白衣胜雪,在清冷的月色下如误入凡尘的谪仙。风中甜甜的桂花香,夜空中那轮圆月,都在提醒他,今天是十五,本该团圆的佳节。

蓝曦臣微微闭眼,以前的中秋,都是怎么过的呢?

那个时候,兰陵金氏的家主还是金光瑶,他曾经的三弟。

那年中秋,金光瑶刚主持完金家的家宴,就匆匆赶往了姑苏,蓝曦臣见到他的时候,素来仪表堂堂的敛芳尊竟少有的有些狼狈。

蓝曦臣摇摇头,递给他一方雪白的锦帕,笑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不必如此匆忙。”

金光瑶接过锦帕擦了擦脸,笑意温和:“我怕慢了就赶不上在中秋夜给二哥送月饼了。”说完将一个精致的食盒递给蓝曦臣。

蓝曦臣打开食盒的盖子,轻笑:“云深不知处也有月饼,阿瑶你不必……”他突然截住了话头,诧异的看着金光瑶,“阿瑶,这是?”

金光瑶道:“这是我做的月饼,所以想送来给二哥尝尝。”

蓝曦臣问道:“阿瑶还会做这个?”

金光瑶点头:“以前见我母亲做过,她不让我学,我却偷偷学过。已经许多年没做,也不知可还能入口。”

蓝曦臣想说什么,微微启唇,终是没说出口,拿起一个小巧的月饼轻轻咬了一口,咽下去才笑道:“很好吃,多谢阿瑶。”

金光瑶眉眼弯弯:“二哥喜欢便好。”

那年的十五,一盘月饼,两杯清茶,一轮明月,故人相伴。云深不知处月色如水,如一场清梦,未被红尘惊扰的清梦。

蓝曦臣睁开眼,那场清梦终是消散,散得干干净净。

故梦不可追,故人无处寻。

蓝曦臣站在微凉的月色下,在这个中秋夜,金桂飘香的时节,却忆起了那年春日金麟台开得倾国倾城的金星雪浪。

穿着金星雪浪袍的少年,站在雪白的牡丹前,眉间朱砂如血,唇角笑意盈盈。

蓝曦臣发现,他从来没真正懂过金光瑶,他不知道金光瑶曾说过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也不知道,金光瑶脸上的笑,到底带了几分真心。

很多事,他都不知道。

或许,在兰陵金氏,在金麟台,那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只有那倾城绝世的金星雪浪,花开为真。

他在这秋夜,忆起春日的牡丹,是真的惦记那倾国的牡丹,还是在惦记那牡丹前的少年?

“除却花开,不是真。”

只是,泽芜君,你可知,逢人便带三分笑的敛芳尊,无论对别人多虚伪,对着你的时候,却是捧了一颗真心。

只是,你不愿相信罢了。









(虽然“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是写桃花的,但我觉得用在这里写牡丹也很合适啊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