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欲买桂花同载酒#

(一)

天色已晚,独自坐在桌旁的男子放下酒杯,将酒钱留在桌上,起身离开了酒楼,挺拔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

小二去收拾的时候,发现酒桌上除了酒钱,还有一枝丹桂。

那人已经在这酒楼里独自喝了一天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却是看不出半点醉意。

年迈的掌柜看见桌上的那枝丹桂,摇头叹息:“今年的十五,来喝酒的却只有将军一人了。”

小二端着酒壶问道:“往年和将军一起来的那位公子呢?”

掌柜沉默半晌,才道:“乱世中的人,还能去哪。”

是啊,曾经遍地狼烟,白骨如山的乱世,不见了的人,还能去哪里呢?不过是湮灭在硝烟中罢了。


将军走到湖边,看着水面上倒映着的那轮明月。湖水微凉,月色冰冷。他突然想起来,那枝丹桂被他落在了酒楼里。

他静静站在湖边,风扬起他的长发。战乱结束后的中秋夜,万家灯火。

他站在这倾世烟火里,忆起了那曾与他折花温酒的少年。

(二)

那时年少初见,白马轻裘,恣意风流。

少年坐在一颗高高的金桂树上,白衣如雪,神采飞扬,手持一柄乌鞘长剑,还是初涉江湖的少年郎。

将军也还不是将军,他还是老将军的公子,一杆银枪,少年意气,一心想效仿父亲建功立业,守土卫疆。

树上的少年折下一枝丹桂抛向他,他抬手接住,骑在白马上抬头看去。

少年声音清朗,带着笑意:“送你了,你刚才对付那群恶棍的那几招枪法不错。”

“你是何人?”

“顾卿,字长宁。”

他看着白衣的少年:“看起来你还未及冠,怎会有字?”

少年歪着头道:“家师怕等我及冠之时来不及给我取字,便提前取了。”

他笑了:“真巧,家父也是一样。我叫洛意,字永安。”

少年一怔,而后拍手大笑,笑容明媚,笑声愉悦:“永安,长宁,巧!巧极了!甚妙!甚妙!”

他微笑:“既然如此有缘,不妨请君共饮一杯。”

少年折了一枝丹桂叼在嘴里,直接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马背上。

“恭敬不如从命。”

策马扬鞭,马蹄踏落花。少年人清朗的笑声伴随着风中幽幽桂花香,经久不散,似能穿越岁月的洪荒。

(三)

顾卿将一枚玉佩挂在食指上转着圈,长剑负在身后,慢悠悠走着,剑穗轻扬。洛意牵着马,慢慢跟在他旁边。

两人停在断崖上,空气中全是桂花的香味,顾卿深深吸了一口,转头看着洛意,道:“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洛意举了一下手中的银枪,看着山崖下的大好河山,眉目间尽是骄傲:“像我父亲一样,成为大将军,建功立业,保家卫国!”

顾卿扬眉:“有志气!很不错的志向,你一定能实现的。”

洛意问道:“你呢?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顾卿看着天际的夕阳,眼眸明亮:“成为我师父那样的大侠,侠行天下!”

洛意把手搭在他肩上,道:“你也一定能实现的。”

漫天夕阳下,两名意气风发的少年相视而笑,立下宏愿,少年人的骄傲,有万里山河见证。

(四)

中秋已过,桂花的甜香还未散尽。城门口,有人踏歌送别。

顾卿牵着白马,马上放着一个包袱,是洛意为他准备的。

洛意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不能如你们江湖中人一般,行遍四方,策马江湖。”

顾卿拍拍他的肩,道:“没关系,以后我来京城的时候,就将那些千山万水的故事讲给你听。”

洛意喜道:“你还会来京城?”

顾卿笑道:“当然会,我们是朋友,我自然会再来看你这个朋友。哎,不如我们做个约定,以后每年中秋我都来京城,我们一起去那家酒楼喝酒,如何?”

洛意举起手掌:“好,一言为定!”

顾卿与他击掌为誓:“一言为定!”

城门口有一株丹桂,洛意折下一枝桂花递给顾卿。顾卿接过,展颜笑道:“别人是折柳送别,你这是折桂相送。”洛意笑着颔首。

顾卿顺手将那枝桂花插到发间,纵身上马,挥了挥手:“洛意,我走了,告辞。”

洛意拱手:“保重。”

顾卿拱手还了一个礼,策马扬鞭而去。身后又传来洛意的声音:“顾卿,别忘了今日之约,珍重!”

顾卿没回头,举起手中的马鞭扬了扬,高声道:“放心,后会有期。洛意,明年中秋,不见不散!”

洛意站在城门口,看着白衣的少年骑着白马,在烟尘中渐行渐远,唇边带着期许的笑意,低声重复着顾卿方才的话:“明年中秋,不见不散。”

巍峨的城门口,少年的约定就此定下,像入口绵长的陈年佳酿,再难忘怀。


(五)

又是一年秋,京城还是老样子,车水马龙,十里丹桂飘香,

洛意骑着马路过酒楼,一枝桂花突然落到他头上,他抬头,白衣如雪的少年倚在窗边,手持酒杯冲他晃了晃,脸上笑容明媚。

洛意眼睛一亮:“顾卿!居然是你!”

顾卿扬眉笑:“当然是我。”

洛意道:“明天才是中秋,你怎么今日就到了?”

顾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容肆意张扬:“怎么,我今日就不能来么?快上来陪小爷喝酒。”

洛意挥退了跟着他的人,兴冲冲上了酒楼,直接走进顾卿所在的雅间:“顾卿,别来无恙。”

顾卿朝他举起酒杯:“洛意,别来无恙。”

次日的中秋,洛意与顾卿在这家酒楼喝了一天的酒,陈年的竹叶青,配着窗外桂花的甜香,让人未饮先醉。

酒性正酣,便弹铗而歌。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

少年歌声激昂,意气风发,引得楼下路过的姑娘频频抬头望。


华灯初上,京城的中秋夜,总是比别地热闹许多。穿过拥挤的人群,洛意领着顾卿坐在高高的屋顶上,旁边放着两坛子酒,一盘月饼,看着城中万家灯火,两人哈哈大笑,直接举着坛子大口喝酒。

洛意擦擦嘴角的酒痕,笑道:“这京城中秋的灯火如何?”

顾卿放下酒坛,眉眼弯弯:“确实比别地美些。”

洛意道:“一会还有焰火,绽放时能照亮整个京城,美妙绝伦。”

话音刚落,夜空中便炸开无数焰火,耀眼夺目,衬着那轮明月,当真是倾城绝世。

顾卿和洛意相视而笑,笑意落在眼底,眼眸亮如星辰。

少年并肩坐在屋脊上,看着满城倾世烟火,静好如画。

(六)

此后,每一年的中秋,顾卿都会遵守当初的约定来京城,和洛意在那家酒楼里喝上一天的酒,讲那些千山万水的故事,看满城盛世灯火。

这之后的第四年,太平盛世终于露出衰颓的一面,北方外族突然起兵叛乱,边境告急,狼烟四起。

洛意的父亲作为大将军,前往边境退敌,洛意也随行去了军中。外敌早有准备,来势汹汹,这一仗从初夏打到了中秋。

中秋那日,双方休战。洛意一身戎装,坐在营帐外的高地上,看着夜空的那轮明月叹了口气,自己今年失约了。

有人踏月而来,语带笑意:“如此良辰美景,小将军为何闷闷不乐?”

洛意猛然站了起来,看着月色下的白衣青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顾卿?”

顾卿提着一坛酒,笑道:“怎么,很奇怪我会到这来?”洛意点头。

顾卿将酒坛扔给洛意,坐到他旁边的石头上,看着不远处的军帐,道:“因为,我突然明白了以前听过的一句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顾卿转头看着洛意:“你我相识六载,你如今是朝廷里的小将军,保家卫国。我是江湖中的少侠,行侠仗义。你想成为大将军,我想成为大侠,所以,我来和你一起,守土卫疆!”

洛意笑了,笑得开怀:“好!大丈夫该当如此!”

“洛意,你现在的愿望是什么?”

“天下太平,国泰民安。”

“我也是。”

这年中秋,有酒无花,夜深千帐灯。

(七)

谁都没有想到,这战事竟到了来年春日还没结束。更没人料到的是,朝中竟有大臣和外敌勾结,这也就解释了这战事为何会拖延了这么久。

军中出了奸细,军情被盗,洛意的父亲战死沙场,这之后,兵败如山倒。

外敌如狼似虎,侵占了不少城池,朝廷的军队被迫后撤。

洛意在他父亲的灵堂立誓,必将驱除鞑虏,收复河山,血刃外敌!

年轻的将军脸色苍白,面容消瘦,眼神却是无比坚定,誓言字字铿锵。

顾卿走到他旁边,拍拍他的肩,坚定道:“我会陪你共守河山!”

此后,洛意成了主将,死守防线,绝不后退一步,用兵如神,出奇制胜,终于在一年后将外敌逼出了关外,与之在关口对峙。

战报传回京城,帝王派了钦差前往军中封赏。

却不想,朝廷的钦差到的那一日,再生变故。钦差在军中传旨封赏后,便去了边关不远处的一座城池巡视。

而钦差带来的人马中却混入了奸细,打开了城门,有备而来的敌军趁机攻城,和埋伏在城中的人里应外合,若不是守城的将士当机立断,差点被敌人攻入城内。

洛意率领大军主力一直驻守关口与敌方大军对峙,所以当时守在这座城池的士兵并不多,敌方却是派了大军来攻,势不可挡。当时在城中驻守的,是顾卿。

顾卿率领着城中为数不多的将士拼死杀敌,他站在城楼上,不断与敌军厮杀,一身白衣早已被血染红,俊秀的脸上也沾了血迹,手中的长剑不断挥动,面前的敌人也一个个倒下。

只是,双拳难敌四手,他武功再高也只是一个人,独木难支,敌方却是千军万马。守城的将士一个一个倒下,城下尸骨如山,顾卿咬牙又取走一个敌军的性命,大声道:“将士们,撑住!援军就快到了!绝不能让外敌攻入城内!死守此城!”

城楼上所剩不多的将士浴血奋战,一齐大喊了一声:“死守此城!”

已方最终只剩下顾卿一人,他早已疲惫至极,身上已全是伤口,却还是凭着惊人的毅力挥动着手中的剑,他不能倒下,在援军到来之前他绝对不能倒下!

他的身后,是一城百姓。

顾卿倚剑立在城楼上,一柄长矛刺入他的心口,他却笑了,因为,他听到了城楼下的马蹄声和喊杀声,援军终于到了。

领头的将军身骑白马,一身银色的戎装闪着寒光,手持一杆银枪,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大军已到,敌军被围歼,敌方的阴谋,终是没有达成。

洛意走向城头倚剑而立顾卿,握着银枪的手已在颤抖。

顾卿静静立在尸山血海之中,白衣血染。

“顾卿……”洛意的声音颤抖,握住顾卿的手,只唤了一个名字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顾卿有些费力的睁眼,看着洛意,缓缓勾起唇角,低声道:“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守住了,守住了这座城,守住了城中百姓。”

这位铁血的将军已红了眼眶:“是,我来了。是,你守住了。顾卿,我来晚了。”

顾卿仍在笑:“不,没晚,刚刚好。”

“洛意,我死后,将我的骨灰葬在这里,我说过,要与你同守河山。”

“洛意,我与这山河,与你同在。”

顾卿抬眸看着城下的万里河山,眼中的光一点点消散,唇角含笑。

洛意抱着顾卿已经冰凉的身体,这位纵横沙场的将军,却哭得像个被人抛弃的孩子。

(八)

持续了数年的战乱,终于在顾卿逝去的半年后结束,狼烟已熄,天下已平。大将军洛意,功不可没。

战乱平息后洛意班师回朝,却又很快重返边关。此后,他便一直驻守边疆,外族对这位铁血将军已闻风丧胆,洛意在一日,便一日不敢来犯。

这位被举国视为英雄的大将军,年年驻守边关,只在每年的中秋回一趟京城,折一枝丹桂,在同一家酒楼里喝上一天的酒,晚上坐在屋脊独自看一夜的灯火,次日又返回边关。年年如此,不曾变过。

除了京城那家酒楼的老掌柜和在酒楼时间最长的店小二,没人知道原因。

其实,他不过是遵守了一个少年时的约定。尽管,与他相约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九)

洛意站在桂花树下,静默不语。风拂过,细碎的桂花落了他一身。

那一年,那白衣的少年便是坐在这棵桂花树上,笑容明朗,神采飞扬。

如今,物是人非。他突然想起一句词。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洛意坐到了屋脊上,他的面容还很年轻,眼中却尽是沧桑。

夜空的焰火已经绽放,倾城绝世,像极了多年前那一个中秋夜。只是,那时,他的旁边还坐着一名白衣似雪,眉目如画的少年。

“顾卿,我曾经所愿是建功立业,保家卫国。后来所愿是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到最后,我所愿不过是你能岁岁长安。”

“只是,顾卿,顾长宁,你却不能如你的名字一般,长宁,长安。”

“顾卿,我会永远守护这万里河山,这是你和无数将士用鲜血换来的,我定会好好守护着。”

“顾卿,如你所言,你和这山河与我同在。”

洛意站到了最高的屋脊上,看着满城灯火,轻轻笑了。他的身边,似乎还站着个白衣的少年。

他们并肩而立,身前,是万家灯火,身后,是天下人的岁岁长安。

【完】




(看到“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这句词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这样一个故事,我想我一定要把它写出来。这个故事关于侠,关于义,关于忠,关于信仰,关于少年意气,却无关风月。顾卿最后虽然死了,但他却与山河同在,与洛意一起守护着大好河山。永安,长宁,是天下人的永安长宁。我想,这也是他们所愿的。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结局。)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