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规训石脑洞篇#

薄雾缭绕,云深不知处内景色秀丽,是人间难得的世外桃源。

当然,景色再美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因为我只是一块石头,准确来说,是蓝家门前那块规训石。

自从蓝氏先祖建立云深不知处,我就从一块普通的石头变成了蓝家刻家规的规训石,找到了石生意义。

姑苏蓝氏雅正端方,作为蓝家的规训石,我自然也是一块雅正的石头,和外面那些石头完全不一样。

姑苏蓝氏素来盛产美人,我立在蓝家门前,看着一代代高雅俊逸的蓝家子弟大饱眼福,美人嘛,自然是看多久都看不腻的。

每日看蓝家子弟修习剑法,听他们抚琴奏箫,再晒晒太阳吹吹风,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惬意。

除了不能翻个身晒太阳,简直是石生圆满。

蓝家一代代传承下来,看着那些俊秀的蓝家少年,再看看我身上越刻越多家规,我在心里为蓝氏弟子默默点了无数蜡烛。

当然,蓝家家规再多也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又不用遵守,犯了错,那些家规也不是我抄。

蓝家传承到这一代,出现了两名十分优异的子弟——蓝曦臣和蓝忘机,被称为“蓝氏双璧”,就算是见证了无数优秀蓝氏弟子的我,也得称赞这对兄弟一声,真真当得起“惊才绝艳”这四个字。

兄弟俩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冷若冰霜,自小便是世家子弟的楷模,尤其是蓝忘机,一板一眼,对着蓝家家规一条一条来看,都挑不出他一点毛病。

其实看着这么一个美少年整日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我还是感叹蓝家规矩太多,把这个年纪本该天真烂漫的孩子养成了小古董。

我从来没见过蓝忘机变脸,直到那一夜。

那天夜里满天星辰,我正数着星星思考石生,突然听到蓝忘机和一个紫衣少年的声音,那紫衣少年哈哈大笑,笑声带着那个年纪特有的肆意张扬,这样的笑声,我从来没有在云深不知处听到过。

那紫衣少年是云梦江氏的子弟魏无羡,来云深不知处求学的第一天就犯了好几条蓝家家规,还被蓝忘机当场抓住,深知蓝忘机性子的我为他点蜡。

嗯,他们果然打起来了,还打碎了一坛酒,听魏无羡说酒的名字叫“天子笑”,听到这个名字,我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就不想发表意见了。

算了,你们继续打吧,我一点也不想重复我身上刻的那条明晃晃的家规——“云深不知处禁私自斗殴”。

自从魏无羡来了蓝家,蓝忘机的冰山脸总算有了变化,真是喜闻乐见,少年人就是要这样有活力才好嘛。

年少初遇,不打不相识,欢喜冤家……哎,等等,“欢喜冤家”?脑海里冒出这个词后我觉得我需要反省一下自己,我可是一块正经的规训石,怎么可以脑补这些。

可是,冰山蓝忘机遇上张狂魏无羡,这样的组合真的让一块千年老石头复苏了少女心。

可是很可惜,没多久魏无羡就因为和兰陵金氏的一个小公子打了一架被江家家主领回云梦去了。

魏无羡走后,云深不知处又变成了以往那样的规规矩矩,毫无朝气。

我没了热闹可看,已经无聊到开始数刻在我身上的那些家规到底有多少笔画了。

还没等我数清楚,云深不知处便遭了灾祸,藏书阁被一场大火焚毁,蓝家失去了家主。这以后,云深不知处的氛围越发沉闷,蓝忘机本就沉默少言,这下更甚以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正看着天上分分合合的白云,甚至给它们取了名字,还演绎了一出狗血大戏。

这时,蓝忘机突然跪在了我前面,以往全身上下总是一丝不苟的他,现在却是狼狈不堪,白衣上沾染了血污,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也或许两者都有。

我简直被蓝忘机这个样子惊呆了,还在愣神就听见蓝启仁怒气冲冲的声音:“把规训石上的家规背一遍!”

蓝忘机一句一句将几千条家规背了个遍,声音有些沙哑,却是无比平静。

蓝忘机背完家规,蓝启仁痛心疾首:“与同门刀剑相向,你可知错?”

蓝忘机跪得笔直:“知错。”

蓝启仁继续问:“可悔?”

蓝忘机平静无波的眼里似泛起涟漪,他的语气平淡却坚定:“不悔。”

“你……你……”蓝启仁气得狠了,指着蓝忘机连说了几个“你”都没说出什么来。

我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蓝忘机,正在奇怪他到底因为什么居然对同门刀剑相向,就有蓝家长辈捧了戒鞭来,蓝启仁手持戒鞭,指着我朝蓝忘机道:“好!今天我就在这规训石前罚你!你好好看着这上面的家规!”

蓝启仁举起戒鞭,蓝曦臣忙拦住他:“叔父!”

蓝启仁扭头看着蓝曦臣,一言不发,僵持了一会蓝曦臣终是有些颓然的放开了手站到一边。

蓝忘机褪了外袍,只着中衣跪在地上,神色淡漠:“请叔父责罚。”

蓝启仁咬牙,一鞭打在他背上:“这一鞭,罚你不辨是非袒护魏婴!”

只是一鞭,蓝忘机的背上便已浮现了血痕。

我认得蓝启仁手中的鞭子,那是蓝家的戒鞭,专门用来惩戒犯错之人,打人极疼,且留下的伤痕永远也不会消失。

蓝启仁第二鞭抽下:“这一鞭,罚你罔顾人伦,枉动情念!”

听到这句,我彻底惊呆了,蓝忘机枉动情念?还罔顾人伦?如此说来他动情的那个人是魏无羡?

我以前虽然脑补过他和魏无羡的二三事,却也并没有想到蓝忘机会真的喜欢上魏无羡,毕竟,在极重礼法的姑苏蓝氏,对一个男子动情,实在是大逆不道之事。自小谨慎守礼的蓝忘机,竟会如此出人意料!

我还处在震惊中,那边蓝启仁已抽下第三鞭:“这一鞭,罚你不顾同门之情,对同门刀剑相向!”

蓝忘机的背上已是血淋淋的一片,脸色苍白近乎透明,他仍是一声不吭,将背脊挺得笔直,蓝曦臣已经闭上眼不忍再看。

我看着表情依旧平静的蓝忘机,很是心疼,他还是个孩子啊,那戒鞭打在身上该有多疼,他却忍下了。

一鞭又一鞭,我数得清清楚楚,蓝忘机一共受了三十三鞭,背上血肉模糊,白衣已被血染红,他却还是规规矩矩跪在那里,甚至还朝蓝启仁行了一个礼,才慢慢站了起来,蓝曦臣忙扶着他。

三十三鞭,他的确是站不稳了。

蓝启仁看着他,眼中带着悲哀,也有心疼:“以后闭门思过,不许外出。”

“是。”蓝忘机声音低哑。

蓝曦臣将蓝忘机带走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难过,蓝忘机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不闭门思过也出不了门了,这么重的伤呐。

蓝启仁看着手里沾了血迹的戒鞭,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


后来我听到蓝家有门生议论,仙门百家围剿乱葬岗大捷,夷陵老祖魏无羡身死道消。

夷陵老祖这个称呼我虽然听了很多遍,但却一直无法将之与魏无羡联系起来,我记忆中的魏无羡,一直是那个肆意张扬,笑容明媚的紫衣少年,和他们说的那个目中无人修习鬼道阴沉沉的夷陵老祖完全不一样。

自从那一年魏无羡被江家家主从云深不知处带走,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现在听说魏无羡死了,我还是很难过,蓝忘机那么喜欢他,想必更难过。毕竟,我只是一块石头,而蓝忘机是人,还是一个心悦魏无羡的痴情人。

果然,听到消息的蓝忘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去了夷陵乱葬岗,不过他回来的时候除了带着一个孩子,就只有两坛天子笑。

那天夜里,滴酒不沾的蓝忘机第一次醉酒,听说还闹了一场,他酒醒后规规矩矩在我前面跪了一夜受罚。

蓝忘机跪在那里,一身白衣,脸色惨白,眼里一片死寂,眼角却有一滴泪流下。

他失去了最喜欢的人。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蓝忘机,就算是之前被打戒鞭,那么疼也没见他流泪。

此后,我经常听见蓝忘机一遍遍的弹奏《问灵》,可从来没有人答过。魏无羡,似乎真的死了。

我听蓝忘机弹了十三年的《问灵》,十三载,对于人世来说变化无常,可对于我这样一块石头,十三年并不算什么。

这十三年间,在我无聊的终于数清了刻在我身上的蓝家家规究竟有多少笔画后,蓝启仁又增加了一千多条家规,让人刻在我身上。

看着蓝启仁一脸严肃的样子,我非常想揪掉他的胡子。

终于有一天,我正昏昏欲睡,突然听到一阵惊起飞鸟的哭嚎,我立马来了精神,毕竟在云深不知处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样喧哗的声音了。

原来是蓝忘机带回了一个俊逸的青年公子,那青年公子正抱着一头花驴子哭得惊天动地。

我越看越觉得那青年公子眼熟,不是指外貌,而是神态,怎么越看越像魏无羡呢?

那叫莫玄羽的公子被蓝忘机留在了云深不知处,我已经可以确定莫玄羽就是魏无羡,我都能确定的事蓝忘机肯定也知道。

我很高兴,蓝忘机等了十三年,终于等回了魏无羡。


果然是魏无羡的作风,有他在,云深不知处总是鸡飞狗跳,不得安生。

后来蓝忘机和他又离开了几次,似乎是在调查什么事,对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一点不感兴趣,作为一块上了岁数的石头,看年轻人谈谈情说说爱才是正经,那么多曲曲折折弯弯绕绕真是看着就心累。

蓝忘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和魏无羡结为了道侣,真是可喜可贺。

但是蓝启仁对魏无羡意见很大,甚至还加了一条家规——“远离魏婴”,还想刻在我身上,幸好被蓝曦臣拦住了。

我发誓,要是蓝启仁敢把这条家规刻在我身上,我这次一定要揪了他的胡子!

作为一块规训石,蓝启仁一个人就在我身上加刻了一千多条家规,真是心累,你们难道不知道数笔画也会数腻的吗?!还刻!还刻!还刻!

夜里,我继续数星星思考石生,突然听见一声甜甜腻腻的“蓝二哥哥”,看过去,隐蔽的树后,蓝忘机正把魏无羡压在树上亲吻,白衣和黑裳落了一地。

我忙闭上眼,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我可是雅正端方的蓝家规训石,怎么可以偷看这种场面。

……去他的非礼勿视!去他的雅正端方!

作为一块活了这么久的石头,第一次看到春宫,还是活的!主角还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不看都对不起我被蓝家那些人刻得满是字的脸!

现在,我觉得石生彻底圆满了。


最近,蓝启仁很暴躁,在魏无羡成功掰弯了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并且勾搭到手后,蓝家现在的那几个小辈也不再如以前一般规规矩矩,不仅和鬼将军一起夜猎,还几次三番触犯家规,屡教不改。

我深深的觉得蓝家家规又要再多几百条了。

看着蓝启仁拿着刻刀,一脸深沉的盯着我,我欲哭无泪。

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做一块没那么多刻字的规训石,叔父大人求放过!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