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似此星辰非昨夜#

义城的夜很黑。

薛洋从未觉得夜晚竟会这般黑暗,浓得化不开的墨色,一点点蔓延,缠绕,最终将他吞噬。

他站在无尽的长夜里,看不见一丝光亮。

曾经,他是触摸过光明的。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若是见过光,便会化为飞蛾。飞蛾扑火。所以,结局只能是两败俱伤。

他扑灭了那道光,却将自己也陷了进去。

得到后又失去,最是伤人。不,或许他从未得到过。得到光明的,是那个无名少年,而不是他薛洋。

“为什么会这么黑?”他独自站在夜色里想了很久的答案。

或许是因为以前的黑夜里,会有一个人为他燃一盏灯。灯火微黄,那人坐在灯下,白衣如雪,笑容温暖。

那人曾有一双最好看的眼睛,亮如星辰。看着你时,眸光同唇角的笑意一样温柔。后来白绫覆目,唇边笑容却温柔依旧。

薛洋不懂晓星尘这个人,明明无辜受累,吃尽苦头,却还是能对每个人都那么温和,似乎天生不会去憎恨谁。

薛洋很想知道,晓星尘那温和的笑意到底能保持多久。所以,他将他从神坛上拉了下来,让他双手沾染血污,让他跌落尘埃。

他想看看,明月清风的道长,知道真相后,到底会露出怎么的神情。

他如愿看到了。只是,他有些后悔了。

薛洋向来讨厌清高不染凡尘的人,唯一不讨厌的,便是晓星尘。

晓星尘怀着赤子之心入世,似乎不会讨厌任何人,受尽苦楚也未憎恨过谁。而到最后,他唯一讨厌,甚至可以说是厌恶,憎恨的,只有薛洋一个。

这样的轮回,我们称之为——命运。

晓星尘死了,在薛洋面前用自己的佩剑自刎。薛洋救不了他。薛洋谁也救不了,身处地狱的人,连自己都救不了,何谈其他。

薛洋点了一盏灯,灯火昏黄。他在灯下细细擦拭着霜华,剑身如雪。他却始终觉得,霜华上的血迹怎么也擦拭不掉,那是晓星尘的血。

只是,这血究竟是染在霜华上的,还是染在他心上的?

薛洋将霜华放在桌上,和降灾放在一起。很不搭。他唇角扯出一个讥讽的笑,一个至高至洁,一个至阴至邪,怎么会搭。

转头看着窗外无边的黑夜,他突然灭掉了烛火。他不需要光了,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黑暗。

他就这样静静坐在黑暗里,唇边没有了一贯的甜腻的笑容。那双黑色的眼眸中,竟也带了几分清冷。

这样的神情,不像薛洋,一点也不像。像谁呢?像晓星尘。

不知道坐了多久,他站起身,慢慢走到院中,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

“你在看什么?”薛洋似乎听到有人这样问他。身畔,空无一人。

看什么呢?他仰望着夜空,空中什么也没有,漆黑一片。

“看星星。”半晌,他这样回答,不知道在答谁。

“可是夜空中已经没有星星了。”那个声音似乎在叹息。

夜风拂过,吹散空中的乌云,露出几点星子。

“有,我看到了。”薛洋露出一个笑容,不是以往甜腻的笑,而是像一个刚得到点心的孩子露出的那种笑容,带着几分稚气,干净,欣喜。

他在院中站了很久,仰头看了很久的星星。一直仰着的脖子有些酸,眼睛也有些酸。

薛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因为他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诗。

“似此星辰非昨夜。”

他不是那些文武双全的世家公子,他只是个自小流落街头,后来成了小流氓的孤儿。

所以,他不知道这句诗还有后一句。

“为谁风露立中宵。”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