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那些年金宗主带孩子的日子#

(一)

金光瑶怀中抱着软软的婴儿,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怀中那小小的婴儿正在嚎啕大哭。

哄了半天,怀里的小阿凌还是哭个不停,金光瑶只能抱着在房里踱步,微微蹙眉:“刚睡醒,也吃饱了,怎么还是哭?”

突然一股暖流淋到身上,低头看着已经湿了的金星雪浪袍。

金光瑶:“……”

他总算知道小阿凌为什么哭了。

(二)

金光瑶将牙牙学语的小阿凌抱在膝头,笑意温柔:“来,阿凌,叫小叔叔,跟我学,小,叔,叔。”

小阿凌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小,酥,酥。”

“是小叔叔。”

“小,酥酥。”

“……好吧,小酥酥。”

江澄走了进来,抱过金凌:“阿凌,叫舅舅。”

小阿凌口齿清晰:“舅舅。”

江澄斜了金光瑶一眼,挑了挑眉。

金光瑶:“……”

(三)

金凌抱着小奶狗,挪到金光瑶面前,道:“我想好名字了,叫仙子。”

金光瑶笑着咳了一声:“嗯,很好听的名字。”

金凌咬着下唇,半晌才别别扭扭开口:“还有,昨天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小叔叔,对不起。”

金光瑶揉揉他的头,摇头笑道:“没关系的,阿凌真乖。”

(四)

脱掉金凌身上皱巴巴的金星雪浪袍,看着他身上的伤痕,金光瑶皱着头眉:“怎么伤成这样?别动,先擦药。”

给金凌擦完药,金光瑶叹气:“阿凌,别总是和他们打架。”

金凌赌气扭过头,哼道:“是他们先来挑衅我的。”

金光瑶摸摸他的头:“阿凌,你是下一任的家主,不能总是和他们打架,收收性子。”

金凌一把拍掉金光瑶的手,大吼道:“你懂什么!他们说我……”话没说完先红了眼眶,披起外袍就冲了出去。

“不用你管我!”

“阿凌……”金光瑶没拦住他,站在原地摇头叹气。

(五)

金凌抱膝坐在金星雪浪花海中,仙子安安静静趴在他脚边,大朵的牡丹遮住了他小小的身影。所以花海前的两名门生并没有看见他,自顾交谈着。

“听说那群小公子被宗主罚了,宗主一下就罚了这么多人,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因为他们和金凌小公子打了一架,宗主才……见过宗主。”

突然看见金光瑶走了过来,两人忙噤声行礼。
金光瑶摆手:“好了,下去吧。”

金凌躲在花海中,额头抵在膝上。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原来阿凌在这呀,让我好找。”

金凌没理他,金光瑶蹲下身,柔声道:“我让人做了阿凌最喜欢的点心,一起去吃好么?”

金凌抬起头,却是不看他,带着鼻音哼道:“我才不吃!”

金光瑶抱起金凌起身:“好,阿凌不吃,那去看看。”

金凌蹙眉:“小叔叔,放我下来,我都这么大了,我自己走。”

金光瑶笑着拍拍他的背:“好了,你才几岁,走吧。”

金凌哼了一声:“我都八岁了。仙子!仙子还在地上!”

金光瑶把仙子放到金凌怀里,笑容温暖。

盛开的金星雪浪花海中,金凌抱着仙子,金光瑶抱着他,慢慢走着。

(六)

已是少年模样的金凌飞快走上金麟台,眉间朱砂似血。仙子跟在他身后跑着。

金光瑶诧异道:“不是去莲花坞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金凌飞快摆手:“没有!什么事也没有!”

金光瑶了然,笑道:“又惹到你舅舅了?”

金凌扭头:“哼!”

金光瑶无奈的笑笑:“你呀。好了,这么远跑回来,先去好好休息。”

(七)

观音庙,永远是金凌的噩梦。

那个时候,金光瑶依旧和颜悦色,却是对他说着残忍的话。

金凌看着他,眼中全是陌生,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小叔叔会变成这样。

金凌走向了蓝曦臣和魏无羡,站在了金光瑶的对立面。

再然后,他听着金光瑶坦言设计他父亲的事,又眼睁睁看着金光瑶为了逃生,将手中的琴弦套上了他的脖子。那样锋利的琴弦,随时有可能让他身首分离。

金凌那时并不害怕,他只觉得冷,刺骨透心的寒冷。

他从来没想过,从小疼爱他的小叔叔,有一天居然也会用他的性命作为威胁,换取自己的退路。
金光瑶死了。

金凌亲眼看着金光瑶死在他面前。

看着被封住的石棺,金凌知道,从今以后,他没有小叔叔了,那个疼爱他的小叔叔,永远不会回来了。

(八)

金光瑶死前,还有一个遗憾,他还欠金凌一句“对不起”。

人非草木,金凌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宠了十多年的侄子,他怎么会真的伤害金凌。

孤身一人,他始终是渴望亲情的。

只是,身不由己。多少真情,都败在这四个字上。

“阿凌,如果可以,我也想永远做一个疼爱你的小叔叔,永远不让你看到那些黑暗,让你永远做兰陵金氏矜傲高贵的小公子。”

(九)

金麟台。

金凌看着盛开的金星雪浪,红了眼眶,八岁那年,他抱着仙子,他的小叔叔抱着他,走遍了整个花海。

那些温暖,那些疼爱,怎么可能全是假装的。

对也好,错也罢,已不再那么重要,他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结局,风流云散。

“小叔叔,阿凌想你了。”

评论(19)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