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追凌#
(一个小甜饼)

云深不知处,蓝家规训石前,衣袍上绣着金星雪浪的少年正看着规训石上的家规,灵犬乖巧的趴在他脚边。

蓝思追走了过来,有些惊讶:“阿凌,你怎么来了?”

金凌转过身,下颚微抬:“怎么,本宗主不能来么?”

蓝思追笑道:“当然能,阿凌能来我很高兴。”

金凌哼了一声,耳根微红,扭过头指着规训石,好看的眉眼间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眉间朱砂似血,笑道:“四千多条家规,我算是见识了,你们蓝家的弟子真不容易。”

蓝思追无奈的笑了笑:“是啊。好了,阿凌,我们进去吧,你第一次来云深不知处,我带你去四处转转。”

金凌颔首:“好,你带路吧。”弯腰拍了拍仙子的头,“仙子,我们走。”

看着四周不是兰草就是苍翠的庭树,金凌疑惑道:“你们蓝家都不种花吗?”

蓝思追认真想了想,道:“藏书阁前有一棵玉兰。”

金凌啧了一声,道:“还真是蓝家一贯的风格。”

蓝思追笑道:“听闻兰陵奇花异草颇多,尤其是金麟台的金星雪浪,花开时绝艳倾城,乃一盛景,阿凌可否带我去看看?”

金凌负着手,挑眉道:“那是当然,既然你想看,本宗主自然可以带你去。”

蓝思追看着金凌,眸中满是笑意:“那就先谢过金小宗主了。”

金凌瞪了他一眼,摆摆手:“好了好了,再去别处看看。”

蓝思追继续带路,走了一阵,颇有些神秘的对金凌道:“阿凌,我带你去看好玩的东西。”

金凌偏过头看着他:“什么?”

蓝思追握住金凌的手腕,温声道:“跟我来。”

金凌低头看了看被握住的手腕,耳根微红,也没挣扎,跟上蓝思追的脚步。

看着草地上一堆毛茸茸雪白的兔子,金凌惊讶了半天:“你们蓝家居然会养兔子?”

蓝思追笑了笑:“是含光君养的。”

“啊?”金凌显然很难接受,冷冰冰又古板的含光君会养兔子?

“含光君……养的?”金凌指着草地上跳来跳去的兔子,艰难道。

蓝思追肯定的点头:“嗯。”

沉默片刻,金凌看了看四周:“那头蠢驴呢?”

蓝思追:“含光君和魏前辈出门了,把小苹果也带走了。”

金凌看着已经跑到兔子堆里去的仙子,庆幸道:“幸好不在。”

蓝思追深表认同,每次小苹果和仙子一见面,就是你咬我一口我撅你一蹄子两败俱伤的局面。

蓝思追把一只兔子放到金凌怀里,蓝景仪突然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放着胡萝卜。

蓝景仪几步走到两人面前,笑道:“思追,大小姐,就知道你们在这里。厨房锁起来了,看,我好不容易才拿出来的萝卜,一起喂兔子吧。”

金凌讶然,连蓝景仪对他的称呼都没管:“你们家为什么要把厨房锁起来?”

蓝景仪嘴快:“防止魏前辈进去。”

金凌茫然:“……什么?”

蓝思追干咳一声:“家规第四千一百条,禁止魏前辈进入厨房。”

金凌震惊道:“他到底做了什么?”

蓝景仪撇嘴:“魏前辈嫌云深不知处的饭菜没味,非要亲自下厨,吃那顿饭的人直接当场哭出来,过后还上了好几天的火。”

而后蓝启仁顶着满嘴的泡加了一条规矩,禁止魏婴进入云深不知处的厨房。此后,除了做饭的时辰,厨房都是锁着的。

蓝思追点头:“简单来说,就是魏前辈做的菜不仅辣眼睛,还辣肚子。”

金凌无语:“……不是说今天他和含光君出去了么,还锁着?”

蓝思追想了想,摇头,诚恳道:“不知道,可能是他们锁习惯了。”

金凌:“……”

蓝景仪往两人手里一人塞了一根胡萝卜:“来来来,别管了,喂兔子。”

仙子突然从兔子堆里蹿出来,跑到金凌旁边,“汪汪”叫了两声一口咬住金凌手里的胡萝卜,又嫌弃的吐掉,金凌拍拍它的头:“这可不是你吃的。”

仙子舔舔金凌的手指,又跑回兔子堆里去了。

蓝景仪诧异的看着满地打滚的仙子:“仙子居然能和这些兔子玩到一起去,它居然不咬兔子?”

金凌哼道:“仙子可是灵犬,又不是普通的狗。”

是夜,月朗风清,蓝思追和金凌并肩走着,不时轻声交谈,蓝景仪在后面慢悠悠跟着。

看看天,看看地,再看看前面月色下并肩的两人,蓝景仪突然觉得多了点什么。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蓝景仪突然悟了,一巴掌拍向额头,多了的……好像是……自己?

蓝景仪纠结了,站在原地思考人生,前面那两人却已经走远了。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