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白衣的少年跌跌撞撞跑过来,白衣上沾了泥土,很是狼狈,手中那株碧绿草药却没有一点破损。

献宝似的将草药举到少女面前,清秀的脸上带着笑意:“姐姐,你看,这是不是你需要的药?”

看着他脸上的伤痕,温情没有接药,蹙眉道:“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温宁笑容僵了一下,而后支吾道:“没……没什么,我摘药的时候不小心摔的。”

温情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接过草药,牵起他的手:“走吧,下次小心些,去擦药。”

温宁跟在身后,弯了眉眼:“嗯,谢谢姐姐。”

是夜,月黑风高,温情抬头看了看天,嗯,这样的夜,很适合修理人。

树林中,温家的几个子弟夜猎后围着篝火,吵吵闹闹,没有一点正经模样。

白衣的少女踏着火光而来,衣上的炎阳烈焰纹在火光的映照下竟显出几分妖冶来。

“谁?”一个温氏子弟站了起来,看清来人后露出不屑的笑容,嘲讽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温情大小姐。怎么,温宁那臭小子打不过就哭哭啼啼跑回去告状了?啧,真是丢人。”

旁边的几人也开口附和,嘲笑声不绝于耳:“就是,不就是想看看他手中拿着什么,一根破草而已,不给就算了,还回去告状,怕是还没断奶吧。”

几人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温情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们,而后露出一个清浅笑容。

片刻后,温情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地上翻滚呻吟的几人,唇角的笑容带着几分狡黠:“都说了不要得罪会医术的人。”

摇曳的火光映着温情清亮的眼眸,只听她一字一句道:“我温情的弟弟,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声音温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温情转身离开,不知道不远处灌木丛后的白衣少年目睹了一切,悄悄红了眼眶,低低唤了一声:“姐姐。”

温情回去的时候,温宁正站在门口,手中提了一盏灯,漆黑的夜中,温暖一点点蔓延。

温情愣了愣:“阿宁?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

温宁牵起她的衣角,笑容满面:“我在等姐姐回家呀。”

温情抬手揉揉他的头发,笑道:“好,回家。”

……

小城里,一群孩子围着黑衣的少年听他讲故事,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那个姐姐真好!”

黑衣少年点头,低声道:“嗯,她是世上最好的姐姐。”

“后来呢?后来呢?姐姐和弟弟怎么样了?”

“姐姐是不是一直保护弟弟呀?”

“不对不对,应该是弟弟长大了,是弟弟保护姐姐了。是不是呀,大哥哥?”

孩童用稚嫩的声音一边追问着,一边又争论着。

后来怎么样了呢?

黑衣的少年抬头看着天空,眼睛酸涩,却再也流不出一滴泪来。

后来啊,一个灰飞烟灭,一个不生不死。

再不相伴,再不相依,再不相护,再不——相见。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