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槿

你好呀,这里阿槿,谢谢你能来!
腾讯:1454937448

#魔道同人# #薛洋#

薛洋坐在柳树上,顺手摘下一片柳叶放到唇边,吹了一支小调,曲调温婉,像是江南水乡的曲子。

连薛洋自己都不记得这小调是他从哪里听来的,吹完后薛洋看着手里的柳叶,弯了眉眼,这调子那人应该会喜欢吧,等那人回来就吹给他听好了。

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唇角笑意一僵,把手中的柳叶揉得粉碎。脸上带了几分自嘲的笑,那人怕是也不稀罕吧。

薛洋轻飘飘跳下树,折了根柳枝在手里转着,往城里走去。

已是傍晚,城里的街上没有多少人,零零星星摆着几个摊子。薛洋坐到卖米酒汤圆的小摊前,要了一碗米酒汤圆,特意嘱咐摊主多放点糖。

舀了一勺喂进嘴里,薛洋满意的眯了眯眼,不错,很甜。

吃完后薛洋起身就走,摊主忙叫住他:“哎,客官,您还没给钱!”

薛洋转身,挑了挑眉,笑眯眯的看着摊主,摊主被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没敢继续开口。

薛洋却突然摸出钱扔给摊主,嗤笑一声后转身离开。

看着这黑衣的少年走远,摊主嘀咕了一句:“这人真奇怪。”

天色已晚,薛洋还一个人在路上晃着,有几个流氓模样的人拦住了他,似乎是喝多了酒:“小子,把钱交出来,大爷们饶你不死!”

薛洋一怔,而后像是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才懒洋洋道:“打劫我?你们眼光真是独到。”

几人一听扬起拳头嚷了一声“找死”就冲了过来,银色的剑光闪过,几人便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眼睛还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看着地上的几人,薛洋冷笑一声,收起降灾,转身就走,夜色里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做流氓,我可是你们祖宗。”

回到义城,薛洋哼着小曲收拾了一遍屋子,而后倚在木棺旁,看着静静躺在里面的白衣道长。

薛洋伸手轻轻触了触他眼上覆着的白绫,歪着头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道长,我今天去吃米酒汤圆了,很甜。哦,对了,道长,这次我可给钱了。”

“道长,我今天又杀了几个人。你要是还不醒,我迟早把遇到的人都杀光。”

“道长,你要不要听我吹小调?”

“道长……”

薛洋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却始终没有人回应,说到最后薛洋突然有些烦躁的站起身,深深看了一眼躺在棺中的白衣道长,而后跑了出去。

薛洋站在院中,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天幕上没有一粒星子。薛洋抬手抚着胸前的锁灵囊,似在回忆什么。

这义城的夜,真是黑呀,像这个人间一样。薛洋一个人站在黑夜里,没有人愿意为他点一盏灯。

不,曾经是有的,却被他自己亲手摧毁了。

“晓星尘,你愿渡尽世人,却独独不愿渡我一个。”

【文/阿槿】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