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魔道同人# #薛洋#

平凡却温馨的小院里,温婉的女子倚在床柱上,怀中抱着小小的婴儿,脸上尽是幸福笑意,向一旁的俊逸男子道:“夫君,我们叫他阿洋好不好?”
男子点头,抚了抚婴儿的头顶,笑道:“好,就叫阿洋,听夫人的。”
女子低头逗弄襁褓中的婴儿:“阿洋,洋洋,乖孩子,你会幸福的长大,一生喜乐。”
小阿洋咧开嘴,咯咯笑了起来。

院中,男子将三岁的孩童驮在肩头,玉雪可爱的儿童伸出手折下一枝艳丽桃花。
女子走了过来,笑意盈盈:“夫君,阿洋,你们在做什么?”
男子转过身,将小阿洋从肩头放下,抱在怀中。
小阿洋颤巍巍抬起手,将折下的桃花斜插到女子发髻中,眉眼弯弯,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声音稚嫩:“爹爹说了,好花配美人,这枝桃花送给娘亲。”
女子抬手轻抚发间的桃花,亲了亲小阿洋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洋洋真乖。”而后嗔了男子一眼:“夫君,你又胡乱教阿洋这些。”
男子捏捏小阿洋的脸,笑道:“这样阿洋长大了才招女孩子喜欢嘛!”
而后又低头问道:“阿洋喜欢什么样的呀?”
小阿洋咬着指头,想了想,歪着头道:“像娘亲这样温柔的。”
桃花树下响起男子爽朗的笑声,女子看着父子俩,无奈的摇摇头,眸中笑意深深。

女子为小阿洋穿上新衣服,将他打扮得像个吉祥娃娃,亲亲他的脸,将一颗糖喂到小阿洋嘴里,笑道:“今天洋洋四岁了,洋洋有没有什么愿望呀?”
小阿洋嘴里含着甜甜的糖,笑眯了眼:“要和爹爹娘亲永远在一起,还有,要一辈子都吃不完的糖。”
男子走了进来,抱起小阿洋放在肩上:“走咯,带洋洋去买糖吃。”

街上,人来人往,小阿洋坐在男子肩头,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糖人,小小的脸上是幸福满足的笑容。
男子一手扶着肩上的儿子,一手牵着夫人,一家三口在人群里显得甜蜜而温馨。

一声尖锐的长啸划破寂静的夜,阴风阵阵。
男子听着窗外越来越近的声音,对着女子道:“夫人,你和阿洋躲起来,我去将那些怪物引开!”
女子拉住他的衣袖,双眼含泪:“夫君……”
男子将母子二人抱在怀里,闭上眼:“夫人,我会回来的。”而后睁眼起身,咬牙跑了出去。
女子将小阿洋紧紧抱在怀里,眼睁睁看着她的夫君消失在视线中。
小阿洋搂着女子的脖颈:“娘亲,爹爹去做什么了?”
女子低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爹爹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半个时辰后,男子并没有回来,窗外又响起了诡异凄厉的叫声,女子脸色霎时雪白,咬了咬牙,将小阿洋藏在一个隐蔽的柜子里,吻了吻他的额头:“洋洋,你好好藏在这里,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知不知道?”
小阿洋点点头,懵懵懂懂:“娘亲,你要去哪里?”
女子红了眼眶:“娘亲出去一会,很快就回来,阿洋乖,千万不要出来。”而后将一包糖塞到小阿洋怀里,又嘱咐道:“洋洋,要是害怕就吃颗糖,爹爹和娘亲很快回来。”
小阿洋乖巧点头:“好。”
看着乖巧的儿子,女子将他紧紧抱在怀里,眼泪一滴滴落下:“阿洋,你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之后决然起身,关上柜门,只留下一道小小的缝隙,小阿洋躲在柜子里,眼睛睁得大大的,从那道缝隙中看着他娘亲的身影走出了屋子,直到再也看不见。

小阿洋抱着那包糖,不知道在柜子里躲了多久,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有刺目的光线射进来。
“咦,这家还有个小孩子。”
小阿洋揉揉眼,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群陌生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的爹爹和娘亲,问道:“你们是谁?我爹爹和娘亲呢?”
那群仙姿凌然的人并没有回答他,邻居的一个人走过来将他从柜中拉起来,道:“这几位是仙门的仙长,昨夜有妖怪作祟,仙长们是来除妖的。”
小阿洋听得懵懵懂懂,又问道:“那我爹爹和娘亲呢?”
那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说话,这孩子的爹娘昨晚为了保护他,将妖邪引开,已双双葬生。

到处都找不到自己的爹娘,小阿洋坐在门口哭了一阵,而后揉揉眼睛,紧紧抱着娘亲塞给他的那包饴糖,往嘴里放了一颗,而后起身,一个人往远方走去。
他要去寻找他的爹爹和娘亲。
小阿洋走了很久,找了很久,什么也没找到,幼时的记忆渐渐模糊,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要找什么,他只依稀记得,曾有一个很温柔的人对着他笑,还有,自己很喜欢吃糖,因为吃糖就不会害怕了。

那一日,阳光正好,衣衫褴褛的孩子坐在一个台阶前发呆,台阶对面的酒家里,有个男人坐在里面的一桌酒席上,看到这个脏兮兮的小孩子,便招手叫他过去。
小孩忐忑的跑了过去,那个男人指着桌子上的一盘点,对他道:“想不想吃?”
小孩看着精致的点心,眼睛亮晶晶的,拼命点头。
男人给了小孩一张纸,嘴边笑容恶劣:“想吃的话,就把这个送到那边的一间房里去,送完我就给你。”

天真的小孩拿着纸,飞快跑了出去,脸上笑容明媚,真好,送信回来就能吃到点心了,真好呀。

【文/阿槿】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