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槿

你好呀,这里六月槿,谢谢你能来!

#魔道祖师#  #曦瑶#

蓝曦臣走上金麟台,白衣若雪,广袖抹额飘飘,端的是仙姿凌然,只是,手中却提了一个竹篮,竹篮里是饱满的莲蓬。
金光瑶忙迎了过来,见蓝曦臣这个样子,有些好笑道:“二哥,你这是……”

蓝曦臣提了提竹篮,唇角笑容温和:“刚从云梦摘的莲蓬,送来给阿瑶你尝尝。”
金光瑶欣喜地接过竹篮,和蓝曦臣往里走去:“多谢二哥,二哥去了云梦?”
蓝曦臣颔首:“有事去了一趟莲花坞。”

两人坐在凉亭里,有侍女送来茶具,金光瑶笑道:“二哥稍候,我来煮茶。”
蓝曦臣含笑看着他,金光瑶神色认真,煮茶的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煮好茶,又剥了两粒莲子放进茶杯里,这才递给蓝曦臣:“二哥,尝尝看。”

蓝曦臣接过茶杯,品了一口,茶香伴着莲子的清香,滋味很好,温声笑道:“阿瑶煮茶的手艺又好了,这是新茶吧。”
金光瑶又倒了一杯,笑着点头:“二哥过奖。嗯,今年的新茶,配着二哥这新摘的莲子,也别有一番滋味。”
蓝曦臣赞同道:“确实。”

有金家的修士有事前来禀报,看到蓝曦臣也在,欲言又止。
金光瑶道:“二哥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那名修士道:“是,是推举仙督的事,亭山何氏不同意,还说您……您是……”修士偷偷抬眼看了一眼金光瑶,还是没敢把话说出口。
金光瑶嘴角的笑意一凝,随后摆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名修士退下后,蓝曦臣有些担忧地看着金光瑶:“阿瑶,你……”
金光瑶摇摇头,笑容温和,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二哥不必担心,无非就是那些话,我都习惯了。”

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的笑容,有些心疼,拍拍他的手,道:“阿瑶,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蓝曦臣自然知道那些人说金光瑶什么,无非就是“娼妓之子,小人得志”这类刺耳难听的话。

金光瑶垂下眼睫,低声道:“我知道的,二哥,我都知道。”
见他这个样子,蓝曦臣担忧道:“阿瑶?”
金光瑶抬起头,眉眼弯弯:“我真的没事,二哥不必担心。”

蓝曦臣微微皱眉:“金宗主那边……”
想起那个所谓的父亲,金光瑶眸光暗了一下,随即笑道:“无事,我会处理好的。”
蓝曦臣看了他半晌,把手搭在他肩上,轻轻叹气:“阿瑶,在我面前不必如此勉强,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你这样,我……”

闻言,金光瑶嘴角的弧度慢慢下落,最终,笑容完全消失,声音带了一丝颤抖:“二哥……”

蓝曦臣轻轻揽了他一下,而后取出洞箫裂冰,温声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吹一支箫曲给你听。”
金光瑶脸上重新带了笑容:“能听到二哥的箫音,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蓝曦臣笑了笑,将裂冰放到唇边。

泽芜君蓝曦臣的箫音,精妙绝伦,温雅和昫,世间难得。

看着吹着洞箫温文尔雅的蓝曦臣,金光瑶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有酸涩蔓开。

“二哥,不是我想一直笑着,可是,如果不笑,我又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那些人,那些话,那些事?”

“二哥,还好,还好有你。”

“可是,二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我真正的样子,你会如何?我们之间,又会如何?”

蓝曦臣坐在桌旁,用手支着额头,似乎睡着了,迷蒙中有人在轻声唤他。
“二哥,二哥……”
“阿瑶?”
睁开眼,旁边却是一名姑苏蓝氏的修士,担忧道:“宗主,您没事吧?”
蓝曦臣看了那名修士一眼,道:“无事。”

那名修士离开后,蓝曦臣揉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闭上眼,怎么又梦到以前的事了?
刚才的梦境还清清楚楚,在眼前挥之不去,蓝曦臣低低唤了一声:“阿瑶……”
静坐半晌,蓝曦臣取出古琴,手指抚上琴弦,琴音从指尖流淌,却是一曲《问灵》。

曲毕,无人应答。

蓝曦臣呆呆看着琴弦,良久,自嘲一笑。还在奢望什么呢?明明知道不会有人应答的,那个人,也许连魂魄都没有了。

那白衣翩翩,眉间点着朱砂,站在金星雪浪花海中笑容明媚的少年,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人死了,他的佩剑,穿透了那人的心口。

蓝曦臣低头,手指拨动琴弦,琴音再次响起。

“阿瑶,我用这安魂曲再送你一程,可好?”

【文/阿槿】

评论(9)

热度(69)